《BioShock Infinite》開場5分鐘GamePlay


如下方視頻內容所示,玩家在開始扮演Booker Dewitt這個男主人公來解開漂浮城市Columbia背後的神秘謎團。大家可在這段最新的演示中初步了解本作的畫面,故事年代,遊戲設計,背景音效和不起眼的內涵小廣告等。《BioShock》的世界歷來比較新奇,之前是水下世界,本次則是轉移至空中飄浮都市哥倫比亞。開場的演示地點則是先讓玩家進入一個海上的孤島上,常見的好萊塢驚悚電影設計手法。

《BioShock Infinite》總是帶著些沉重的調調,而不只是拿著槍爆別人的頭而已。遊戲的第一部就沾上了很多哲學的味道,而第二部《BioShock Infinite》則開始涉及種族主義題材。

在開發者們因為遊戲素質高而受到高度讚揚的同時,高層人物卻受到了批評。遊戲在國外已經引起了玩家的激烈討論,其中不乏一些極度偏激的內容,下面是一些引文:

“這個猶太人Ken Levine做的就是一款屠殺白人的模擬遊戲。”

“一個充滿種族主義,暴力和扭曲的世界?沒錯。上一部《BioShock》遊戲就有些很奇怪,很模糊的反白人主題。我記得遊戲中有一部分需要殺死白人小女孩來為角色升級。做這些遊戲的一定有猶太人在裡面。”

“我希望有人能做一部遊戲,關於一個徹底純粹的猶太烏托邦,他們對非猶太人與生俱來憎恨最終導致了全世界人類的毀滅,當然也包括猶太人。這和現實就比較搭調了。 ”

“遊戲的主題是美國殘留的東西遭到了毀滅,這可不是什麼好主題。要是能舉槍射殺那些有權勢的聯邦政府官員就好了。還有那些只會帶來暴力,企圖顛覆美國並把美國變成非洲和墨西哥的非白種人,全都該死。他們這麼努力的製作這款遊戲,結果主題卻是反美反白人的。這太令人失望了。”

“這麼說遊戲是到處殺死那些白人愛國者的。我懂了。整個城市就是一架邪惡的死亡武器,他們贊成優生策略,討厭外國人,喜愛華盛頓,他們的樂園實際上是個地獄等等… …說白了你還是在到處射殺這些白人愛國者。”

“我也想做個遊戲,主題就是美國中西部的一個鎮民射殺一批又一批外來移民。只不過我需要些科學幻想來包裝它一下。”

“Ken Levine是個猶太人,這不是什麼新奇的事兒了。他和他的同僚們想出這麼個點子,然後叫白人程序員和3D設計師們把遊戲做得完美無瑕。正是因為這些白人“渣滓”們遊戲才如此美麗,如此好玩,而Levine和高層們才是這些種族內容的罪魁禍首。遊戲製作人員中99%是白人而公司99%的權利卻掌握在這些猶太人手中,比如Levine。很遺憾,遊戲業正在被這些“天選者”們一點點的霸占著。不管什麼時候一個小開發商取得點成就,一個猶太人掌握的大公司就會出面買下它。遊戲製作發行的流水線和電影差不多,既然猶太人已經控制了好萊塢,那遊戲業也不遠了。然後行業就失去了競爭,他們支持誰誰就能成功,想想我都噁心。”

《BioShock Infinite》於2013年3月26日登陸PC,PS3和X360。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傳聞:Overkill代開法新《Left 4 Dead》前傳

CVG的線人禀報說,《Payday:The Heist》的開發商Overkill Entertainment正為Valve開發一款《Left 4 Dead》作品,遊戲背景為殭屍潮爆發前夜,時間背景大致在《Left 4 Dead 1》之前。 此前Overkill曾宣布他們正與V...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