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 Two Souls》攻略 (2)

Beyond

第十三章:孤獨(幼年)
朱迪坐在沙發上,菲利普到朱迪面前說:“我不知道怎麼告訴你這件事朱迪,所以我只能告訴你你媽媽和我要去別的地方工作,要離開基地。我們真的想要帶你一起走,不過我們覺得,大家都覺得你留在這里和道金斯博士在一起會比較好。當然我們隨時能來看你,等你好了就可以來我們的新家和我們一起生活,好嗎?我想這是最好的安排了。再見了親愛的。”說完菲利普起身在朱迪額頭上親了一下準備離開。

這時蘇珊又走到朱迪面前說:“要勇敢,小甜心,我知道這很困難,不過一切都會沒事的。”說完抱著朱迪親了一下。

“我們得走了蘇珊。”菲利普有點不耐煩的說。

“再給我幾分鐘就好了,菲利普”蘇珊說道,依舊抱著朱迪難捨難分。

“夠了,走吧”菲利普越來越急躁了。蘇珊無奈和菲利普走出房門。

奈森又到朱迪面前說:“朱迪,我們在這裡,我們會一直在你身旁。”隨後抱住朱迪。

第十四章:納瓦霍(成年)

本章人物介紹:

烈日當頭的公路上,朱迪獨自一​​個人走著,連續幾輛卡車開過都沒有理會朱迪的招呼。朱迪無助的坐在路邊自言自語道:“別理我,艾登。什麼?”突然回頭看到一個農場。顯然是艾登提醒她的。農場一個人也沒有非常荒蕪,朱迪走到一間房子前敲了敲門,這時有個年輕的男子開了門。

“不好意思打擾了,不知道這地方附近有沒有地方可以藉住一晚?”朱迪說。

“你不能留在這兒,抱歉。”男子冷冷的說,並準備關門。

“等等”朱迪擋住了門,“我只需要一個地方讓我睡幾個小時而已,之後我就離開了。”

“我不是說不行了嘛,現在就離開。”

就在這時一個老年男子搭住年輕男子的肩膀詢問情況,不過他們說的不是英文朱迪一句也聽不懂。

“好吧,你今晚留下來吧,進來吧。”老年男子說。

朱迪進了屋子,老年男子問道:“你的名字是?”

“我叫朱迪”

“我叫保羅”老年男子說道,“這是我兒子考利和傑,這是我母親西馬沙尼。別驚訝她不會回你話,她已經好幾年不說話了。時間到了要和我們一起吃飯嗎?”

“好,謝謝”看來朱迪很樂意,於是和他們一起坐下來吃晚飯。

吃著吃著天色黑了,“這邊很少有人搭便車,你想要去哪兒?”保羅問道。

“我只是不斷的在旅行,我想如果一直旅行下去的話可以找到目的地在哪兒。”

“原來是這樣”保羅說。

“你們有養馬嗎?”朱迪問。

“啊,野馬。也有很多吉拿斯哦”考利回答道。

“吉拿斯?”朱迪問道。

“羊啦,懂了?我們賣羊奶和羊毛為生,雖然收入不多還夠我們生活”保羅回答道。

“這裡真的離鎮上好遠”朱迪說。

“我的家人已經在這裡住了好幾代了。我在這裡出生,應該也會在這裡死去。我要兒子們離開,我知道這裡什麼都沒有,不過他們要和奶奶還有我在一起,所以……”保羅突然不說了。

“這裡是我唯一見到的農場”朱迪說。

“恩,原本還有很多這樣的農場,但幾乎都到鎮上去了,這裡生活很辛苦”保羅說。

突然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杰和考利紛紛把木板擋住窗戶。“太晚了,傑會帶你去房間,晚安。”保羅說。

說完大家迅速離開客廳,朱迪跟著傑到了臥室。“晚上別出來,無論你聽到什麼”傑對朱迪說。

“會聽到什麼?是什麼意思?”朱迪問。

“你還想活命嗎?那就把門鎖上天亮前都別出來。”傑說完迅速回到自己的臥室。

朱迪換上睡衣在房裡走來走去看到地上有灰燼,自問到:“是什麼讓他們這麼害怕?”然後躺在床上自言自語道:“我知道,這地方很怪。別擔心明天我們就遠走高飛,晚安艾登。”

巨大的沙暴沖向房子、野狗在吠、叉型的樹幹、考利在說:“別出來,無論你聽到什麼。”西馬沙尼在哭泣、馬兒在嘶鳴、一個蒙面人拿著火把。突然朱迪從夢境中醒來。朱迪從床上下來,讓艾登把門打開走出臥室,無論敲誰的門都沒反應,最後敲保羅的門,保羅打開門叫到:“快點回到你的房間去,拜託你照我說的做。”說完立刻關上了門。

朱迪走到客廳打開門,突然一個靈異形態的帶著面具的人站在朱迪面前把朱迪嚇的到在地上。考利立刻關上門,傑過來說:“你在這里幹什麼,我不是讓你待在房間裡嗎。”

“那是什麼?”朱迪問道。

“回去睡覺,天亮就能離開了”傑完全不理會朱迪的問題。考利看了看朱迪也走了。

第二天早上朱迪起來,走到客廳保羅已經坐在那兒了。“你看上去很累,我告訴他們讓你多睡一些”保羅說。

“謝謝,我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覺”朱迪說。

“我泡了一些咖啡”保羅說

朱迪拿起杯子喝了兩口咖啡,走到門口對保羅說:“我差不多要走了,謝謝。”

“農場裡有很多活要幹,你要是留下幾天幫我們忙的話,雖然沒錢給你不過可以提供你住宿和食物,如何啊?”保羅建議道。

“恩,好啊”朱迪爽快的答應了。

“你可以去考利的房間拿工作服,外面見咯。”保羅說。

換好工作服,保羅正在看死去的羊,看到朱迪問:“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朱迪說。

先到抽水機邊上抽水,然後拿水桶到羊圈倒水。然後去倉庫用艾登把乾草打下了,再把乾草丟進羊圈。然後到考利和傑邊上吃午飯。

“這裡的活還真多啊”朱迪說道。

“傑負責馬,我負責吉拿斯,其他的活父親全包了”考利說道。

“這附近還有其他納瓦霍人嗎?”朱迪問。

“許多年前大概有50家,不過現在只剩下我們了,其他人都被嚇跑了。”考利說。

“其他人都搬到鎮上去了。”傑立馬糾正考利的說法,又補充說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歡住在沙漠裡的。”

“我看到羊的屍體,發生什麼事了?”朱迪問。

“是風暴,它們從畜欄裡出來吸入大量沙子就窒息死了”傑說。

“昨晚我開門看到有些東西,我非常確定外面有人”朱迪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你在做夢吧。”傑含糊過去,“你老是這麼愛問問題嗎?”

“因為我什麼都不懂,不行嗎?”朱迪反駁。

“哼,那換我問你,你從哪裡來?來這兒做什麼?你不喜歡這樣吧?”傑激動的站了起來說道。“秘密留給自己就好,別再問問題了,不好意思我有工作先去了”說完傑走了。

“恩,別在意朱迪,他人其實很好。”考利說。

“大概吧”朱迪有點不屑。

“對了,該回去了,不然保羅要生氣了,晚點見。”說完考利也走了。

“幹得好,朱迪。”朱迪顯然一副失落的表情。

吃完午飯,朱迪走到馬棚看見傑正好在馴馬。“我來看看你在幹什麼?”朱迪好奇的問。

“驕傲頑​​固,又不肯和人合作”傑生氣的說道,顯然他沒能說服這匹馬進馬棚。

“我可以試試嗎?”朱迪說。

“你之前有和馬工作過嗎?”傑問。

“沒有”朱迪回答。

“那去啊”傑不屑的說,“它叫艾須奇。”

“你好,艾須奇”朱迪跨進了馬棚。“別害怕我只是靠近而已。”朱迪慢慢靠近最後用手扶在馬上“看吧,不算壞,承認吧,你喜歡我吧”朱迪對著馬說。“嘿艾登,你有想​​過騎馬嗎?”說完用艾登附在馬身上,然後讓馬進入馬棚。

“你是怎麼做到的?”傑驚訝的問。

“每個人都有秘密不是嗎?”朱迪得意的說道。

“我可能看錯你了。”傑為之前的言語表示道歉。

這時保羅走過來說:“要洗澡嗎,就在倉庫後面,女士優先”

“謝謝”說完朱迪去倉庫後面洗澡了。洗到一半突然看到之前那個戴面具的人,又一下子消失了。牆上寫著“CROWN”

“然後那傢伙跑著離開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見過他”晚飯的餐桌上考利說著笑話把大夥兒都逗樂了。這時奇怪的聲音又出現了,考利和杰和之前一樣用木板擋住窗,而保羅也一樣說著:“時間到了,睡覺。”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把大家鎖起來?”朱迪忍不住問道。

“回你的房間,無論如何別出來,記得昨晚的羊嗎?我不希望你有危險。”保羅警告朱迪說。

“天啊,這到底怎麼了”朱迪追問道。

“回你的房間去,你無能為力。”保羅再次警告朱迪說。

等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屋子後,朱迪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出了房間。外面巨大的沙塵暴向房屋襲來,突然沙塵暴中顯現出來一張巨大的惡魔臉孔,而房子周圍出現了五個戴面具的靈異形態的人。他們都拿著火把貌似在對抗這個沙塵暴惡魔。這時惡魔發現了朱迪,“可惡”說著朱迪拼命的逃脫惡魔的追趕,但最終還是被惡魔抓住了。“艾登救我”在艾登的幫助下惡魔放手摔下了朱迪,而五個戴面具的靈魂也及時趕來。然後惡魔和靈魂們都消失了。

“朱迪,我不是讓你待在房裡嗎,你可能會沒命的。”保羅、考利和傑都從房裡趕了出來。

“這裡發生了什麼?那是什麼?”朱迪問道。

“你應該聽我的話”保羅並沒有回答朱迪,依舊在隱瞞什麼,“待在房裡”說完保羅就走了。

“你必須告訴我真相,快點告訴我”朱迪急忙問道。

“那是惡魔”保羅終於說了事情的真相,“它想要血,它只想要血,我們束手無策,沒法和靈魂對抗”

“靈魂不屬於這個世界,它一定有理由來到這裡。”朱迪感同身受的說。

第二天早上朱迪正在和艾須奇打招呼:“還記得我嗎艾須奇,我們是朋友。我要跨上去咯,OK?”說完朱迪騎上艾須奇。

“首先要知道怎樣前進,那匹馬會把你的秘密都告訴我,我們要去農場照顧吉拿斯。你要來嗎?”傑說著。

“好啊”說完朱迪和傑一起騎馬出去了。

在羊群那兒朱迪和傑下馬在邊​​上坐了下來。“我知道你不想說,但我真的必須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朱迪問傑,“靈魂每天都來嗎?”

“它會連續來好幾天,然後又消失好幾個月,不過它還是會再來。”傑開始正面回答朱迪。

“即使這樣,你的父親也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嗎?”

“沒有,對他來說靈魂只不過是這片土地的一部分,就像是岩石和沙漠是你無法改變的東西,你必須學會如何和它們共存,現在該我問你了”傑反問道,“你到沙漠來幹什麼?好像是在逃避什麼。”

“我想要忘掉過去,重頭開始。也許我只是想要逃避自己。”

“你和我們一樣,你也有著黑暗的秘密吧,朱迪”

“我想要告訴你實情,我……”

突然對講機響了,傑聽完對講機對朱迪說:“農場沒水了,井好像壞了,我們得去看看。”

朱迪說:“我可以替你去看看。”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幫上忙。”

“我會盡力的,井在哪兒?”

“那邊有個風車,很容易找到”傑指著遠處的風車說道。

“OK,那晚點農場見”朱迪說。

“晚點見”傑說完就趕回農場。

騎馬到風車下,用艾登把風車上的雜草弄掉。回頭看見之前戴面具的人在一個小屋前,朱迪走到小屋內摸了一下里面的掛飾然後離開小屋,突然發現屋外的場景變了。突然變成了晚上,所有的房屋都著火了,一個帶面具的人在朱迪面前用木棍在地上寫著什麼,這時一匹馬衝了過來,朱迪急忙閃開到在地上,場景又變了回來,但是地上多了一個字“CROWN”並且有個箭頭指向前面的山洞。朱迪騎著馬穿越山洞來到一片廢墟,在廢墟中從一把劍上得到線索:一個拿劍的白人士兵被一個靈魂打到了。在一個石堆上得到另一個線索:另一個白人士兵被靈魂打到,靈魂飛向了一個叉型的樹幹上。朱迪騎馬來到叉形樹幹,用艾登找出五個坑,從裡面挖出四個護身符,而最後一個沒有護身符的坑里朱迪從面具中得到線索:一個面具男把一個小孩兒託付給另一個面具男,同時把護身符也給了那個面具男。然後朱迪又從四個護身符裡得到線索:五個戴面具的人在舉行儀式,打開了一扇門,突然線索消失了“太快了,還沒看清,一切都混在一起”朱迪說道。這時朱迪騎上馬看見巨大的沙塵暴向農場襲來,朱迪騎馬迅速趕回農場。

回到農場看到保羅躺在地上,“發生了什麼事?”朱迪問道。

“惡魔!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們試著要逃進屋子,可是保羅。保羅他……”考利著急的說道。

“他還活著,考利把車開來”傑說著。

“拜託拜託快點發動,傑車子發動不了”考利在車子裡說。

“惡魔要來了,快點回屋子”傑抱起保羅說。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朱迪說。

“它是靈體,我們不能和它對抗,保羅說過”傑對這朱迪說。

回到屋中朱迪看到西馬沙尼身上的毛毯突然想到那就是線索中包裹著嬰兒的毯子。“這是母親給我的,如同祖母傳給我母親般交付給我。”說完打開右手,手中握著正是第五個護身符。

“第五個護身符”朱迪湊齊五個護身符得到完整的線索:五個帶面具的人圍著火堆進行儀式召喚出了惡魔。

“你的祖先,是他們召喚了惡魔”朱迪說道。

“他們迷失了自我,內心充滿了對白人的憎恨。於是喚出精靈殺害敵人並成功復仇。沒想到精靈反過來與他們作對,它欲罷不能對血的渴望,於是惡靈再度出現要來奪走我們的生命”

“你的祖先就是保護這房子的守護靈對吧?”朱迪問。

“他們知道自己鑄下大錯,所以才返回此地保護我們不受那些被他們召喚出來的邪靈的威脅。”

“既然他們將惡靈帶來,就一定有辦法送它們會到原本的世界。”

“他們藉助儀式開啟了大門,我仍然記得咒文,但是儀式的內容卻隨著歲月而失傳了”

“我看到了,我看到那個儀式。聽著我會準備好一切,需要你幫忙吟唱咒文”

“動作快,它要來了。”

跑出屋子朱迪到屋子邊上拿了幾個木頭放到空地上,然後再拿起一桶油灑在木頭上,點燃木頭。這時傑會問:“朱迪你在幹什麼”“相信我,我知道我自己在幹什麼”朱迪說。“我們得進屋了,風暴要來了”傑催促道。“隨她去”西馬沙尼說道。考利和傑都驚訝了:“西馬沙尼,你,說話了”“找根棒子,朱迪,可以畫魔法陣的棒子”西馬沙尼說。在屋邊找到棒子然後畫魔法陣,選X是正確的魔法陣,不過按錯了會讓你重選。然後把五個護身符放在五個點,考利、傑、西馬沙尼還有朱迪分別站在一個護身符上,最後一個護身符需要用艾登。西馬沙尼念起咒文,門被打開後惡魔趕來,五個守護靈也再度出現把惡魔趕到門口,最後用艾登攻擊惡魔把它趕回另一個世界。之後大夥醒來,傑發現躺在地上的朱迪而考利發現已經死去的西馬沙尼……

“我會帶你去個地方從來沒人去過”傑對朱迪說,他們都騎著馬趕往一個地方,“我的族人好幾百年都在那裡葬死者。它是我們神聖的地方”

到了洞口前朱迪和傑都下了馬,然後到了那個“聖地”。西馬沙尼和保羅的屍體已經躺在被挖好的坑中。朱迪上前說:“這是你們的遺物,我想他們一定想要和自己人葬在一起”說完把毯子和護身符放在了西馬沙尼的身上。考利、杰和朱迪三人默哀了一會兒,考利開始埋葬保羅和西馬沙尼。

“我想我應該可以保護他們的”朱迪說

“別自責”傑說,“我父親和西馬沙尼和祖先們在一起,他們會很高興他們在那兒”

朱迪擦去淚痕,這時考利也已經把他們兩個埋好了,回去的路上朱迪看到一個山洞口有個戴面具的人,於是朱迪爬上山坡進入洞穴,在洞內的牆壁上看到一個奇怪的圖案……

第二天,朱迪對傑說:“決定好了,我要離開了,我有很多非做不可的事情,有關於我的過去。我想我可以好好面對他們了。”

“你忙了我們很多忙朱迪,為我們和我們的族人。如果你還是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的話,歡迎你回來,這裡就是你家”傑說。

朱迪走到考利面前,考利說:“我會想你的”

“我也是”朱迪說,“我一定不會忘記你考利。”然後擁抱了一下考利。

然後又走到傑面前,傑說:“艾須奇也會想你的”

“我一定會回來看它。”朱迪說。最後和傑吻別。

“嘿,朱迪,你不會是想要用走的吧?”這時考利推了一輛摩托車過來。

“我花了不少時間,它終於又能發動了,拿去吧,送給你了,這是我們微薄的心意”傑說。

於是朱迪騎著摩托車離開了沙漠。

 

第十五章:訣別(青年)

實驗室裡奈森對朱迪說:“好了嗎?”

“恩”朱迪說。

“科爾”奈森說

“OK,我在錄影”科爾答道

“集中註意力朱迪,告訴我你對這些物件是不是有感覺到不尋常的地方。”奈森說

朱迪看了看桌上的東西心裡問艾登:“你看到了什麼嗎,艾登?”然後在一個音樂盒上發現線索:“好漂亮啊,爹地”一個小女孩說,“打開吧”奈森對這那個小女孩說。

“朱迪?”奈森打斷了朱迪,“你還好嗎?”

“我,我,我沒事”朱迪回答道。

“你看見了什麼嗎?”奈森繼續問。

“看見一個小女孩,那是她的音樂盒。”朱迪回答。

“羅拉”奈森有點傷感的說道。

“恩,奈森,我會好好和他們說的”科爾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回頭和奈森說:“奈森,有個叫雷恩.克雷頓的人找你,他說你知道是什麼事”

“好,我去去就回來”奈森站了起來走出了實驗室。

朱迪走到科爾面前說:“奈森最近……我不曉得不過,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他最近在想辦法為研究所籌集資金,也許他只是在擔心這件事,你知道他很容易擔心的”科爾回答道。

“你知道拜訪奈森的是誰嗎?”朱迪繼續說。

“不清楚”科爾說。

“我覺得他們會談很久”朱迪說。

“別擔心我的小公主,他很快就回來了”科爾說

“希望我們不會做到太晚,我還有很多功課沒做。我成績不好時奈森就要抱怨,不過我唸書時他又老讓我留在這兒”朱迪說。

“這種事情你可以直接和奈森講”科爾說。

“我肚子好餓,什麼時候可以休息?”朱迪說

“是啊,我也餓了,我們偶爾也該帶奈森出去吃頓好的了”科爾說。

“我已經吃膩了食堂的食物”朱迪說。

這時奈森打開門對朱迪說:“朱迪你可以過來嗎?”

朱迪走到奈森邊上問:“怎麼了奈森?心情不好嗎?”

“朱迪,他是CIA的雷恩.克雷頓”奈森對朱迪介紹了身邊的那個帥哥,“他們想要你去皮爾營參加他們的軍校課程,之後由雷恩照顧你,你必須和他一起走朱迪,今天就走”

“那試驗怎麼辦?我還以為我們能一起做研究”朱迪問道

“抱歉朱迪,我真的無能為力”奈森說。

“你可以告訴CIA,他媽的我哪兒都不去”朱迪生氣的罵道。

“天啊,聽好了,霍姆斯lady,我才不管你那青春期的鳥脾氣。你大可又吵又鬧地耍賴,不過該聽話的時候就該聽話。”雷恩不耐煩的說道。

這時朱迪真的發火了想要用艾登,“不要朱迪,馬上住手”奈森阻止了朱迪,“朱迪拜託你,聽我的話。”

“我去拿行李。”朱迪終於被說服了。

“必需品就行了,皮爾營什麼都有”雷恩補充道。

回到房內朱迪哭著整理行李,把一些洗漱用品、兔子玩具和奈森的照片放進包內便可以離開了。

在走廊上科爾過來說:“你一定不會有問題的,可惡,我會懷念你的我的小公主”說完科爾上前抱住朱迪。

然後奈森過來說:“我很快就會過去看你,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相信我,我會一直支持你”說完也給了朱迪一個擁抱。

“時間到了”雷恩有點不耐煩的說。於是朱迪跟著雷恩離開了研究所。

  第十六章:晚餐(成年)

朱迪躺在沙發上無聊的看著電視節目,突然電話響了。“餵”朱迪拿起電話。

“朱迪,嘿,我是雷恩。”電話那頭是雷恩。

“雷恩!”朱迪興奮的從沙發上坐起來。

“你看到了我的電子郵件了嗎?”

“什麼?什麼郵件?”

“我三天前寄的那封”

“我最近電腦壞了,你寫了什麼”朱迪看了看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說。

“晚餐,今晚要去高級餐館,不管怎樣現在都太遲了,那就下次吧”

“可惡,我真的很抱歉,我……那你來我家吃晚飯吧?你不是說想看看我的新公寓嗎?”朱迪急忙提出了建議。

“好,可是……”

“好,八點左右到行嗎?”朱迪打斷雷恩說道。

“OK,我會帶好喝的紅酒過去。”

“晚點見。”

朱迪高興的掛了電話,然後說:“我知道你為什麼把電腦弄壞了,你不想我見雷恩,這不管你的事艾登,我想幹嘛就乾嘛,可惡,可惡要再說一次嗎?我不是屬於你的艾登,我想和誰交往就和誰交往。這是我的自由,聽到了嗎?這是我的自由。知道嗎,我覺得雷恩人很好。他有魅力、聰明又幽默。而且……我好像愛上他了。”說完朱迪看了看鐘:“OK,OK七點了,還有一個小時能做晚飯,整理家還有換衣服。”

把書放到書架上,垃圾扔進垃圾桶,然後做飯。把髒衣服放進衛生間的髒衣服桶,洗澡換衣服、放音樂,中間艾登會搗亂把朱迪關在門外,朱迪強行讓艾登開門後再次整理房間,這些事情都有時間限制。如果都做好了最後能和雷恩OOXX,如果沒做完還有在之前去過酒吧就不行(想要OOXX真難。)但如果什麼也不作會得到另一個獎杯。

八點雷恩准時到了,朱迪打開門看見雷恩手中還有一瓶紅酒。“2001年的紅酒,店裡的人說這年產出來的酒很好喝。”雷恩說道。

“聽起來不錯。”朱迪說。

進了房雷恩看了一下周圍環境感覺很滿意。

“你先坐一下我去拿開酒用的東西。”朱迪說。來到廚房艾登繼續搗亂。

“很棒的房子。”雷恩說。

“恩,是嗎?謝謝”朱迪說,然後小聲說:“艾登,別搗亂”

朱迪拿了開瓶器和兩個酒杯回到廳裡。雷恩說:“讓我來吧”

“不,我自己來”說著朱迪就把酒打開了。倒完紅酒兩人乾杯,“為新居乾杯”雷恩說。

“為新居乾杯”朱迪附和道。

“你什麼時候搬來的?”雷恩問。

“大概兩個星期前,單位幫我找的,家具什麼的一應俱全。事實上這是我擁有的第一個地方,第一次一個人生活可能需要一點時間習慣這一切。你呢?你住哪兒?”

“我就住在小鎮外,雖然小但是有個院子,而且很安靜”雷恩說

“你是在這里長大的嗎?”

“不是,我在奧勒崗出生,我父母和弟弟還住在那兒,我十六歲離開家裡”

“十六歲?你是被趕出來還是?”朱迪繼續問

“發生了很多事,家裡一團亂。繼父喝多了就會打我,所以我決定在我們兩個沒太過火前離開家裡”

“你為什麼加入CIA?”

“我大學畢業後完全沒目標,我試著去當兵。你知道就是行動、旅行、冒險……不過我發現沒有一件事適合我,所以當CIA聯繫上我後我馬上答應了。”(這邊可以用艾登不停的搗亂,話題也會變,不過後面的OOXX就沒了)

“對了,我去看一下晚飯”朱迪說道,“做飯對我來說完全是新的嘗試”

“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你在那兒坐著,再拿點紅酒來就很不錯了”

到了餐桌上朱迪把菜盛給雷恩,雷恩說:“青椒肉絲?我被派去中國一年,我很喜歡亞洲的食物。”

“不過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二次做飯,第一次真是慘不忍睹”朱迪自嘲說。

雷恩嚐了一下“恩,好吃”

“很高興你會喜歡”朱迪說。

“我們在一起工作兩年了吧,不過我對你一無所知”雷恩問。

“恩,也沒什麼好說的。我以前和父母住在DPA,之後奈森幫忙照看我,之後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你還和父母見面嗎?”

“他們很在意我和其他人不一樣,所以奈森和科爾撫養我長大,或多或少他們教會了我怎麼和艾登相處,還有如何接受我自己。雖然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不過我一直有在進步”

“奈森有和你解釋過為什麼你會和艾登鏈接在一起嗎?”雷恩問。

“沒有,雖然他們學到了很多關於異世界的東西,卻不知道艾登的事。我的意思是就連艾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或自己是什麼”

“他現在在這裡?在聽我們說話嗎?”雷恩問。

“恩,談談你的事吧,你有家人在這裡嗎?”朱迪問道。

“沒有,我父母住在奧勒崗,我盡量不去打擾他們”

“還有你,結婚了嗎?”朱迪試探性的問道

“沒有,沒有。有,之前有,我和我前妻分開兩年了,那個總之行不通,最後也無法挽回了。當然我們也有美好的回憶,不過最後還是決定分道揚鑣。你呢?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朱迪解釋道,“艾登一直在我身邊,所以……”

“我是指,沒有在我們這個世界裡的人嗎?”

“你知道,艾登老是不讓別人接近我,也許也是我自己不想,或許我太古怪了,所以大家對我都沒興趣。”

“你很特別朱迪”雷恩握住朱迪的手說,“這和艾登無關。”說完兩個人吻了起來,然後來到了臥室,之後麼我就不說了。不過可以用艾登搗亂來阻止。完事後朱迪獨自來到衛生間對這鏡子說:“艾登,謝謝你”(居然穿著內衣,差評。)

第十七章:晚上的交談(幼年)

朱迪趴在地上看著卡通片,然後站起來走到奈森面前說:“奈森,我很累了,我們可以走嗎?”

“哎呀,都什麼時候了?”奈森看看表說,“抱歉我光顧著工作了,我知道你今天很辛苦。嘿,我買了本給你,要不要晚上睡覺前我讀給你聽?”

“好啊,謝謝”朱迪笑著說。

“我一定是把它放在另一個房間了,你能幫我去拿嗎?這邊我收拾一下就走了”

“沒問題,我這就去拿”

朱迪到另一個房間找書,突然燈閃了一下。“艾登住手,這樣不好玩”朱迪說。朱迪在桌上找到了書,突然書自動翻閱了起來,“這是你幹的嗎,艾登?”拿起書準備走的時候突然看見門口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朱迪嚇了一跳往回看又是一個頭上流血的女人。朱迪匆忙離開房間,把書給奈森。

“啊,你找到了”奈森說,“我們現在能在床上好好說說**故事了”

突然朱迪看見之前兩個流血的女人站在奈森後面。

“朱迪?朱迪你還好嗎?你臉色慘白看上去很累”奈森說道。

“好吧奈森,讓她上床睡覺把”科爾勸道。

“是的,等會兒”科爾接了個電話,“奈森找你的”

奈森接過電話,表情變得非常凝重,隨後又很悲傷。

“怎麼了奈森?”科爾問道。

“我的太太和女兒從老家回來的路上……卡車,醉酒的司機,路開錯道了,她們全死了”

見到淚流滿面的奈森,科爾立馬勸朱迪:“恩,朱迪你該去睡覺了。”然後有對奈森說:“奈森你在這兒,我馬上回來”然後帶著朱迪去睡覺,奈森則在房內痛哭。

第十八章:任務(成年)

“賈馬爾.謝赫.夏里夫,這個國家最危險的將軍之一。他用兵以武力控制了城裡幾個重要的區域,那代表我們無法在這裡實施人道救助”雷恩把一張照片丟在桌子上說,“你必須找出賈馬爾並消滅他。他每天轉移陣地兩次,上次我們突襲他時他在加納奇飯店,就在這兒”雷恩指著地圖說,“雖然他還在這裡的概率很低,不過還是從這裡開始比較好。你得獨自行動,避免和敵人直接衝突,沒有後援。消滅敵人後開啟DPS信號我們就來接你。我們必須在日出之前送你出去,一分一秒都不能拖延,之前被抓到的美國士兵被綁在吉普車後面繞行示眾,他的頭部和一隻腳後來在漁船上被發現,千萬別成那樣”

“我會趁他們沒發現之前就回來”朱迪站起來說道,然後吻了一下雷恩說:“別擔心,我會沒事的”

直升機在一片海域上停留著,“祝你好運,朱迪”雷恩說完朱迪就跳入水中,然後直升機開走。上岸後慢慢潛行,這裡要用到之前學的暗殺技能,多用周邊的環境掩護還有用艾登探路。紅色的敵人可以直接用艾登殺死或操控。到達加納奇飯店後得到線索,知道目標在對面的教堂裡。來到教堂又得到新線索,知道目標在遠處的一座高塔上。離開教堂後會發現一個受傷的孩子拿著槍,用艾登幫孩子療傷後得知他叫薩利姆,然後和他成為隊友,跟著薩利姆走一端后用艾登搶了一輛卡車,然後在卡車上和敵人作戰,這裡很多格鬥QTE,不過按錯也沒關係。卡車被火箭筒炸爆後朱迪與薩利姆分開,到目標房子前用艾登看見裡面有很多守衛。用艾登控制屋外一名士兵後拿槍進入房間掃射。再用艾登開門,朱迪進去後確認目標死亡拍了張照片,這時那孩子過來了。孩子看見到在地上的人後痛哭起來,原來朱迪控制的就是他的爸爸,薩利姆拿出槍攻擊朱迪,雖然在艾登的保護下朱迪沒有受傷,不過薩利姆沒能原諒朱迪。這時外面的人們都發現了朱迪,紛紛對朱迪經行攻擊,朱迪逃到了一個小屋內療傷,然後上屋頂發出DPS信號,兩架直升機過來營救朱迪離開了戰場。

“進CIA十年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老闆用私人直升機收回探員,上頭的人都被你迷住了朱迪,被你和艾登”雷恩在老闆的私人直升機上和朱迪說,“朱迪?你沒事吧?聽著我知道這很痛苦,但都已經結束了,我們要回家了”

“不過又是’任務完成’罷了吧”朱迪冷冷的說,看來還在糾結那個孩子的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在那兒看到的一切,雷恩。永遠不會”

“你的腿傷好了嗎?”雷恩緩解的問道。

“吃了止痛藥就沒事了”朱迪還是那麼不屑。

朱迪打開電視看到新聞裡在播:“國際zuzhi今天正式宣布承認賈馬爾.謝赫.夏里夫當選為新總統,然後有消息指出,夏里夫和其他政府遭受攻擊被暗殺並無人承擔責任。原本夏里夫當選總統之後很有希望能將國內的長期內戰畫上休止符,許多國家領導均對這場冷血行動表示憤怒。”

新聞裡放出的照片正是朱迪暗殺的人。這時朱迪又想起雷恩對她說的夏里夫的事情,憤怒的說道:“你騙我”

“你在說什麼?”雷恩說。

“賈馬爾不是將軍,他是總統,他是人民選出來的總統”朱迪說

“所以呢?我們不是政治家,我們只是奉命行事”雷恩解釋道

“你知道我下不了手,所以就騙了我”朱迪說

“這就是CIA,可不是什麼合唱團,我們有我們的命令要執行……”雷恩也激動起來。

“這或許對你來說是命令,但是我才不會因為哪個高層將軍的指示就去**”朱迪更加的憤怒道。

“發生什麼事了?”飛行員感覺道不對,顯然朱迪在用艾登。

“朱迪,冷靜我們回家再討論這件事好嗎?”雷恩說道。

“你利用我去做那些骯髒的工作”朱迪無視雷恩的建議。

“這有什麼差別嗎?朱迪。無論有沒有你他都會被處理掉的”

“你利用我去殺人,因為我小孩失去了爸爸,全都是因為我相信你,相信我們做的事情是對的,我算什麼?雷恩?玩具嗎?被你操縱的傀儡嗎?”

這時候直升機搖晃的更加厲害,“氣流不對”飛行員說。

“去你媽的,那天晚上在公寓裡,你也是在騙我對吧”朱迪越來越憤怒了。

“朱迪拜託你,你這樣會殺了我們”雷恩說。

“我再也不會受騙了,雷恩”說完朱迪從直升機上跳了下去。

雨夜,朱迪走到電話亭前撥打了號碼,“你好,我是奈森.道金斯”電話那頭傳來奈森的聲音。

“他們利用我,殺死那些人”朱迪哭著說

“朱迪,發生什麼事了?”奈森問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奉命行事”朱迪說。

“你在哪兒?克雷頓在嗎?”奈森問道。

“不在,我逃跑了”朱迪說。

“你逃不了的朱迪,他們終究會找到你,來我這兒,我們好好談談,我想一定……”

“都結束了奈森,我再也不要當他們的玩具了。告訴他們再找我的話我會殺了他們。”

“朱迪聽我說……”

“奈森,告訴他們,我會殺了他們”說完朱迪掛斷了電話轉身離去。

《Beyond : Two Souls》攻略 (3 完)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恐怖FPS新作《PSISHOCK》公佈截圖首曝

PC市場日前再添獨立新作,由Serygala工作室的一位製作人開發的恐怖FPS遊戲《PSISHOCK》公佈。 該作採用FPSC引擎製作,FPSC引擎俗稱FPS遊戲製作套件。這款FPS遊戲新作的整體素質與《DOOM 3》很像,同時本作也擁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