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l Gear Solid 5 : Ground Zeroes》背景劇情小說

當世界還被分為東西兩方陣營的時代,被賦予了The Boss之頭銜、身為特種部隊之母與二戰英雄的她,叛逃向了蘇聯。在美國政府的命令下,身為她最後一名學徒的Naked Snake親手奪走了她的生命。

然而對於The Boss而言,她的叛變僅僅是為了掩蓋事實的真相:她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以阻止一場全面核戰爭。這,就是她最後的任務。

The Boss利用了Snake——以及她自己寶貴的生命——確保了名為“哲學家的遺產”的大筆軍事資金從蘇聯軍方的手中易主至美國。而作為活下來的那一位特工,擁有如此突出的“功績”,Snake被賦予了“Big Boss”的頭銜……

在這樣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裡,軍人的工作還是不能停止。在這個名為Camp Omega的美軍基地,這鐵一樣的守則還是無法改變。同樣常發生在職業軍人身上的還有很多很多的悲慘經歷:在這樣的惡劣天候下站崗巡邏都算不上什麼,冒著生命危險衝鋒陷陣也是他們養家糊口、為國而戰的天職。不過他們的上司在謀劃著什麼、他們接受這些命令又是為了什麼——並不是所有的士兵都有資格知道這樣的情報。他們只是一味地執行著自己的任務,沒有選擇。

鐵護欄後狂吠著的軍犬正在以屬於它們的方式歡迎著新到訪的客人,不過畢竟是訓練有素,在士兵的示意之下它們立刻就退散了下去。這位身著風衣、頭戴西帽的人物身旁有著多名護衛的陪伴,如果軍犬們真的可以邏輯地思考,它們一定會把他判定為自己主人的主人吧​​。

在大雨中沒有使用任何的雨具,就這麼在士兵的帶領下前往目的地的他在沐浴著大自然的甘露的同時,還享受著一路的軍禮。而他所來到的目的地,正是一個像動物園一樣的監獄場。

這個基地的監獄設施非常簡陋,僅僅是一排排的鐵籠子擺放在露天的場地裡。鐵籠子上方蓋上了防水布,也算是能為住在裡面的住戶遮陽擋雨。不過住在這裡的說到底還都是囚犯,一路走來看到身著黃色囚服、頭戴黑色布套、雙手被拷在身後的囚犯跪在地上接受問詢,也有在囚籠裡一動不動、奄奄一息的不幸傢伙。不過這都不是這位大人物所感興趣的。

耀眼的探照燈劃過天際,他來到了一個牢籠前。裡面坐在地上的囚犯是一名年紀並不大的青年,他耳朵裡塞著耳機耳機線的另一頭卻插在了自己胸前的傷口處。他顯得十分沮喪,頭耷拉下來,一言不發。一名帶路的士兵將手中的微型沖鋒槍準備好以防萬一,示意他的上司一切就緒。

“她什麼都招了。”男人對著囚犯說到,“你放心吧,我是言而有信的人。她沒有受太多的苦。”

他上前一步,手裡拿出了一台錄音機。“拿著吧,這是你的報酬。”他輕蔑地把它扔進了籠子。而青年也瞬間精神了起來、如視珍寶一般地撿起了它。男人繼續說:“當一次叛徒的感覺怎麼樣呀?接下來你就不用再玩什麼戰爭遊戲了,你已經成長為一名真正的男人了,戰士……”

將自己的耳機鏈接在了錄音機上,青年抬起了自己的頭。Ricardo Valenciano Libre,別稱Chico,他是一名自願參與Snake私人軍隊的年輕志願者。然而現在,他已經落入敵人之手。

“回家了之後,替我向你的老大問個好呀。”男人留下了最後的一句話語,轉身隨著他的護衛們離開在了風雨之中。而被一個人留在牢籠中的Chico,按下了錄音機的播放按鈕——也許是希望藉助音樂的力量治愈自己受傷的心靈吧。

男人轉身離開,頭上轟鳴而過的直升機並沒有引起他的注意。兩隻軍犬仍然對這名上司抱有警戒,這也辛苦了訓犬師。他與一群比起守衛更加全副武裝的的士兵們乘上了吉普車,直奔停機坪而去。

走到直升機前,男人從士兵手中接過一台手提機器,消除掉了在直升機身圖印著的“XOF”字樣紋章。他回身向背後的士兵們發令:“特洛伊木馬已經進來了,現在就開始執行海盜鎮壓任務,行動!”

摘下了西帽的他展現出了他的面龐:這是與生俱來的相貌呢,還是重度灼傷的結果呢,醜陋的相貌似乎並未阻止他成為這個名為XOF的神秘特戰小隊的頭目。如同皮包骨頭一樣的臉,讓他得名了“Skull Face|頭骨臉”的稱號。

身後的士兵登上直升機後,他也重新戴上了帽子,坐上了飛機。

在通訊員的交流與引航員的手語下,多架滿載士兵的直升機同時升空,一齊飛向大海的方向。Skull Face穩居中間的座位,下達了某項指令。士兵們開始將自己軍服上的XOF臂章扯下,收集到了一起——隨後扔下了直升機下方的茫茫大海……

身為Big Boss軍事無國界組織的指揮官,Kazuhira Miller得到了重要的情報。這位可以掌控大局的謀略家作為軍師,與Big Boss談論起了針對這項情報的行動:“十天前,我們得到情報說Paz還活著。”

“她居然活下來了麼?”Big Boss沒能想到如此柔弱的少女在那樣的爆炸裡墜海還能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

“她漂浮在加勒比海面上,最後被一位伯利茲漁夫救了。”Miller敘述道。

“所以,咱們怎麼辦?在她說出我們的秘密前讓她再也說不出話?”這是Big Boss的提案。

“不行,還有點別的事情。”Miller否定了Big Boss的想法,“我們在Cipher那邊的’朋友’已經懷疑到了Paz可能是雙面間諜,她已經被抓到古巴南部的一個基地接受拷問了。”

Big Boss瞬間就明白了那會是怎樣的基地:“是個秘密基地對吧,真棒。美國在共產主義國家的地盤上都能分到半杯羹,而且還能逃脫美國法律的製裁。”

“很快他們就要來基地調研了,這兩個事件肯定有什麼聯繫。這樣的時間聯繫實在是太完美了。”Miller推測。

“聯合國的核調研……”Big Boss早就收到了他們的通知。“我猜他們是從Paz的嘴裡撬出了東西,來咱們這證實。”

“我們可是不屬於任何國家的軍隊,如果讓世人知道了咱們的真實能力,整個世界都會把咱們當做對手。美國私人情報部門介入已經是壞消息了,一開始把Paz送到咱們這裡臥底的就是Cipher。”

“她知道咱們的底細,況且Paz也是我們唯一通向Cipher的線索。如果她還活著,我們一定要爭取把她拉到我們這邊。”Big Boss直率地表達了他的要求。“然後,你之前說還跟我說過有另一個目標?”

“是Chico,他和Paz被關在了同一片區域。最後一次無線電聯繫已經是四十小時之前的事了。把他們兩個找到,活著帶回來。從懸崖靠近目的地,確保Chico和Paz的安全,然後在匯合點脫離,我們會從古巴國界派直升機去接你們。”Miller計劃好了任務。“你甚至趕得上回來吃飯——只不過,也許你會錯過來訪的’客人’。”暗指來自聯合國的調研員。

雖然Big Boss作為領導人有權下達任何命令,但是身先士卒的也得是這位代號Snake的傳說中的戰士:“唯一的問題就是,你得自己一個人去。因為這個任務的敏感政治背景,你不要指望有什麼支援。”

“沒問題,我有時候也會想獨自處處。”Big Boss自信地回答道。

挑選在了這個風暴大作的雨夜,Big Boss全副武裝,身著基地最先進的潛入服、頭戴飽含裝備研發部門心血的多功能成像儀,從靠海一邊陡峭的懸崖爬上了陸地。頭頂呼嘯而過的直升機編隊並沒有什麼稀奇,畢竟這是軍事基地,需要直升機起降的任務是常有的事情。

“我來到基地門口了。”Big Boss利用無線通訊與Miller對話。

“做得好,Snake,歲月一點也沒能減緩你的步伐。”

Big Boss從匍匐的姿勢緩慢轉為蹲姿,觀察了周圍的地形,用一隻手將成像儀推到了頭上:“久等了,各位!”宣誓著自己在這個領域不容否定的存在。面容已經不再年輕,右眼的眼罩是他參加那次拯救世界於毀滅之任務的榮譽勳章。

拿起手中有一項最先進的科技成果,名為iDroid的手提式多功能通訊系統。Big Boss利用它繪製的全息成像地圖,確認了Miller制定的任務計劃:“Chico和Paz被關押在一個老舊廢棄的區域,潛入基地並且向東北方向前進。”

握在手裡的是自己慣用的消音麻醉手槍,Big Boss正式開始了對Camp Omega的潛入行動。

想要到達這片廢舊監獄地區對於Big Boss來說不是什麼難事。首先他利用望遠鏡從高點偵察了基地的地形,掌握了瞭望台、探照燈以及巡邏的路線。經驗老道的他靈巧地從懸崖側面接近基地,依靠岩石的掩護躲避敵人探照燈的視野。

風雨交加的夜晚對於一些任務來說是噩夢,比如說站崗巡邏——Big Boss原本就神出鬼沒的身姿與步伐完美地融合進了雨夜,水滴不斷撞擊地面的聲音令人難以辨識他輕盈的腳步聲,他留下的腳印也很快被大雨沖刷殆盡。

Big Boss舉起了手中的消音武器,迅疾地擊倒了在監獄附近巡邏的敵人。通過先進的偵查裝備,Chico的牢籠很快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裡。

“Chico、Chico!”Big Boss潛到Chico的牢籠旁邊,低聲呼喚著他的名字。他拿起戰術手電,閃了耷拉著腦袋的Chico兩下,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Big Boss環顧了一下四周其他牢籠裡的囚犯,緩慢地使用開鎖裝備打開了Chico的牢籠,盡可能不引起周圍囚犯的注意。

“Chico,是我。”如此令人信賴的話語出自如此令人信賴之人,但是Chico將身子向牢籠的一角蜷縮、表現出拒絕的姿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吧,他一定是受了相當痛苦的拷打,精神還沒能恢復正常的理智狀態。

“不要靠近我!”他大吼道。

這樣的騷動驚動了周圍的牢籠裡的囚犯,他們也逃生心切,開始大聲向Big Boss呼救。這顯然是潛入任務中Big Boss盡全力想要避免的。幸虧他之前處理掉了周邊的守衛。

“Chico,鎮定下來!”在事態擴大之前,Big Boss決定擊暈Chico,畢竟將他安全帶回基地是第一要務。他心靈的創傷也不是這一時半會就可以治癒的。

隨著Chico的靜默,周圍的囚犯也就放棄了逃生的希望。

“我找到Chico了。”Big Boss通過無線電與Miller聯絡。

“Paz呢?”

“不在這。”

“你確定?”

“相當確定。”

“Chico能自己走路麼?”

Big Boss考慮到了Chico的精神狀態,又檢查了一下他的雙腳——兩顆鐵釘橫穿了Chico的腳踝,這正是對手為了阻止他的逃脫而採取的殘忍手段。

“這不太可能。”

“那你就得把他搬出來了。那麼咱們得改變計劃,Boss。把Chico背到匯合點,我們想辦法讓他平靜下來之後再問他Paz去了哪裡。我把匯合點的位置標註在你的地圖上了。”Miller給出了下一步任務指示。

背著一個傷員執行任務對於Big Boss來說也是家常便飯了,他挑選了風險最小的峭壁行進,這裡的衛兵相當少。很快他就來到了匯合點,呼叫了直升機後他終於得以仔細檢查Chico的狀況。

Big Boss喚醒了Chico:“Chico,Paz在哪裡?”

Chico一言不發,摘掉了塞在耳朵裡的耳機,遞給了Big Boss聽。裡面傳出Paz的慘叫聲令人毛骨悚然。

“她死了。”Chico沮喪地說到。自己心愛的女孩遭受到瞭如此的苦難,自己又出賣了情報,他的內心一定受到了相當的打擊。

“這是什麼時候錄的?”Big Boss問。

“她死了……”Chico已經再也說不出更多的話語了。他把錄音機裡的磁帶交給了Big Boss,隨後消沉了下去。

遠處螺旋槳的聲音漸漸傳來,一架全副武裝的直升機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裡。Big Boss抱著Chico,把他抬上了直升機。

不過任務並沒有結束,Big Boss仍然需要去營救Paz——如果她還活著的話。他拿起了Chico交給他的錄音帶,放進了iDroid設備裡播放,也許能夠從中找出什麼線索。

錄音帶里傳出了各種環境的聲音,可以判斷出Chico被拉出了牢房。很快Big Boss就意識到,Chico在轉移牢房的過程中暗地裡錄著音,而他把這盤磁帶交給Big Boss也大概是希望他能保留拯救Paz的一絲希望。

車輛的聲音、旗子在風中飄揚的聲音、直升機起飛的聲音、大門開關的警報聲依次出現,隨後就再次聽到了Paz的慘叫聲。多虧了任務前Big Boss與Miller對地形的研究,他很快就來到了這片區域的附近。

敵人士兵與監控攝像頭的密度增大了,看來來到的位置沒有錯。Big Boss找到了一個落單的守衛,利用近身格鬥術CQC將其製服,並嘗試從他口中逼問出一些詳情。聽到了想要得到的情報,Big Boss將其打暈並藏在了難以被人覺察到的角落裡。

來到地下關押Paz的地點,解決掉守衛,Big Boss打開了門鎖。Paz雙手被吊在鎖鏈上,身著黃色囚服,原來的美麗的長發也被剃短,從身上的血跡來看也是受了相當的嚴刑拷打。

“Paz,Paz?”這樣的呼喚並沒能讓深度暈厥的她醒來,但是經脈搏檢查後,Big Boss驚喜地發現她並沒有死掉。他剪開了Paz的鎖鏈,背起來準備回基地。

一路上,Paz如同夢話一般地嘟囔著“停下”之類的話語。相信真的是受了不少的苦吧——即使這就是多重間諜的下場。

潛入技術已經爐火純青的Big Boss在基地裡來無影去無踪,即使敵人發現Paz消失了,他們的搜索也沒能阻礙Big Boss帶著她乘上回基地的直升機。坐在直升機上,看著逐漸遠離的基地,他關上了艙門。任務完成了——Big Boss是這麼認為的。

直升機平穩地運行在返回基地的航線上,坐在機艙裡的是完成了任務的Big Boss。

Chico已經得到了軍醫的治療,心情也平靜了下來。他看著眼前躺在擔架上、奄奄一息的Paz,心中再次湧起了難以言表的不甘與悔恨。

血跡斑斑的囚服讓Chico感到不安,他撩起了Paz的衣服,而被掩蓋在之下的是腹部手術後縫合了的巨大傷口:他立刻想到了最糟的情況。

“Snake,Snake!”Chico驚呼。

Big Boss回頭一眼就看到了狀況:“軍醫!”

他把Chico抱到了座位上,自己選擇了一個更加能看清狀況的位置。醫療兵也迅速從座位上起身,檢查了Paz縫合了的傷口,雙手擠壓著她的肚皮。還沒等他得出結論,Big Boss就已經看出了端倪:“他媽的她被綁了炸彈,我們被算計了!”

“我們得把它弄出來。”這位軍醫也是軍事無國界組織裡有經驗的老醫生,他馬上戴上了醫療手套,果斷地下出了結論,“沒時間打麻醉劑了,咱們現在就必須給她開膛。”隨後就轉身去準備手術用具。

Chico的眼神裡充滿了迷茫,就連Big Boss也雙手合十,像是在祈禱著平安一般。如果炸彈就要爆炸,也許通過捨棄Paz、將她扔下海就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但是將他們領向Cipher的唯一線索也將隨之灰飛煙滅。

“你按緊她,按住了!”一瞬間的軟弱無法擊敗這名剛毅的硬漢,他大吼著命令Chico,明確地讓這位失去思考能力的青年重新振作起來、做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

Chico雙手按住了Paz的腿,Big Boss則按住了臂膀。軍醫拿起了剪刀與鑷子,順著縫線的紋理為Paz拆線。之後他用專業的工具將Paz肚皮上的大洞撐開,雙手直接伸進了Paz的五臟六腑、摸索藏在裡面的炸彈。

戰爭就是這麼殘酷,即使是對楚楚可人的小女孩,只要能夠達到自己的目標,怎樣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被開膛破肚的Paz因為難以忍受的痛苦從昏厥中驚醒,撕心裂肺地叫了起來。她下意識的極力掙脫被Chico與Big Boss按得緊緊的。

“不要讓她的內臟掉出來!”

面部表情扭曲的,不僅是受到肉體痛苦的Paz,同時也有看到這一慘狀的Chico。

隨著Paz最後一聲慘叫,軍醫從她的肚子裡取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Boss。”

Big Boss把它接了過來,聽見了裡面滴滴的倒計時。炸彈的背後印著具有像徵意義的和平標誌。他打開艙門,將其拋入了大海。

“呼吸平穩,沒有出血。她沒事,我這就給她縫上。”軍醫匯報導。“把她按穩,我要採用連續縫合。”

直升機機艙裡的氣氛終於緩和了下來,飛行員開始向基地報告:“指令塔,這裡是Morpho One。所有直升機已經起飛,我們會合後就返回基地。”

“Boss,有通給你的電話。Boss,能聽到麼?”

“怎麼樣了,Huey?”Big Boss也很關注那邊的情況。Huey是Big Boss軍事無國界組織的領頭科學家,在他帶領下的科技研發小隊不斷地為他們的部隊提供著物資補給與高科技的武器裝備。因為Huey的存在,Big Boss得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名為ZEKE的合金裝備。

“我們的’客人’準時來了。”Huey報告說。“我們已經毀掉了文件,機庫的封印也已經完畢。裝甲車全都運走了,ZEKE和核彈都也存放在了海底。所有人都已經背熟了故事。你回家的時候我們的嚮導肯定就已經把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讓我為你們感到驕傲吧。”Big Boss說。

“他們走了之後,國際原子能機構一定會把咱們當成世界和平的先驅而讚譽的。完畢。”Huey掛斷了通訊。

Big Boss他們的直升機加入了更安全的護航機群,繼續向基地返航。然而此時,他們卻與基地失去了通訊聯繫:“塔台,這裡是Morpho One,你能聽到我們麼?!打不通呀,鏈接應該沒有問題,但是……”

Big Boss打開了機艙,向外望去,看到的卻是海面上倒映著的沖天火光。船隻爆炸起火、正在下沉,而隨後看到自己親手建造的基地建築群也爆炸連連、開始倒塌。他怒視前方,端起了手裡的全自動步槍,準備與敵人交火。

還在爆炸,即使是只接受過初等教育的小學生也能看出這個地方已經沒得救了。正在這時,Miller在基地平台上戰鬥的身姿出現在了Big Boss的眼裡。

“看,是Miller指揮官!”飛行員也確認了Miller的存在。

而在Miller及他身旁小隊槍火的另一側,則是全副武裝之未知部隊的火力壓制。Big Boss架起槍,開始向他們射擊。而與此同時,直升機也在緩緩降落,準備營救Miller小隊。

“敵人直升機!”

剛剛著陸的Big Boss抬頭就是一梭子掃射,瞄準的就是敵機的螺旋槳。精密的儀器難以承受住如此精準的子彈,很快這架直升機就失去了對抗萬有引力的升力、旋轉著砸向了地面。

一發火箭筒飛向了人群,Big Boss橫身側扑、在爆炸後很快進入了匍匐姿態繼續射擊。他隨後起身與一名士兵一起攙住了Miller,一面退向直升機邊一面將憤怒的子彈射向敵人。

“動起來!”

士兵們在與敵人的戰鬥中佔了下風,畢竟為了迴避國際原子能組織的調研而將大量高科技武器藏了起來。看著周圍保護自己與Miller的戰士一個接著一個中彈倒下、與自己一同浴血奮戰過的手下英勇犧牲,Big Boss一聲怒吼,把Miller推上了直升機,轉身衝下了平台,屠殺掉了周圍大批的敵人。

“Snake!”Miller大叫,並且伸出了右臂。Big Boss也不會讓怒火佔據自己的理智,他一把抓住了Miller,登上了直升機:“快走!”

直升機緩慢離開了基地,而在高出,Big Boss與Miller親眼見證著用自己的血汗締造起的軍事無國界組織與基地一同陷進了火海。平台塌方了、指揮塔也倒下了……不忍​​看到這一幕的Big Boss默默地關閉了艙門。

Miller滿身血跡,癱軟地坐在地上。金色的頭髮與象徵性的墨鏡也不能讓他像平常一樣給人帶來鎮定的感受。他怒火中燒地說到:“調研完全就是個煙霧彈,我聽到了爆炸,然後……他們把咱們當小孩子一樣耍了!”他握緊了他的拳頭,然後雙手把在了Big Boss的肩膀上:“給我弄回來!這怎麼能行!那可是我們……”一下竄起來,一拳砸在了艙門上。“我們親手建起來的呀可惡!”

他把眼睛轉向了旁邊躺著的Paz,雙手掐住她的脖子:“你個間諜小婊子!你來呀,你最好快他媽說點什麼有用的東西!快給我醒過來說點什麼!”

不知道是Miller的呼喚起了作用還是什麼原因,本來經受瞭如此苦難、陷入昏迷的Paz一聲咳嗽突然醒了過來。她坐了起來,然後甚至站了起來,完全不像是剛被開膛破肚的柔弱女子。

Miller還不依不饒,指著Paz的鼻子罵:“你這個小賤人……”隨後就被軍醫拉到了座位上,穩定情緒。

Paz激動地說到:“炸彈,我身體裡有……”

Big Boss伸出雙手,企圖讓她安心下來:“沒事了沒事了,我們已經拿出來了。”

Paz喘息著,按下了打開艙門的按鈕,退到了門前:“還有另一個,他們放到到了我的……”隨後就跳了下去。

“不!!!!”

而話音未落,重力加速度還不足以讓Paz離開飛機足夠的距離,轟的一聲巨響就把彈出艙門想拉住Paz的Big Boss給炸回了機艙。頭重重地砸在了鋼鐵的另一側艙門上,這架直升機在衝擊波下也難以掌握自己的平衡。而在Big Boss意識​​裡留下的最後一幕,是即將撞上來的另一架直升機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災​​難引發的煙霧即使是在海岸也清晰可見。媒體批評這是瘋狂的民兵組織的所為,並且開始有美國政府是這個組織的高級客戶的傳言。國防部長公開對此表態稱,美國或是任何盟國都沒有參與這個事件。

還有報告稱國際原子能組織派遣了調研團對那裡進行調研。然而聯合國與國際原子能組織都堅稱他們沒有安排類似的調研活動。在軍事無國界長長的客戶名單中的其他國家也都對這個事件閉嘴不談。

傷亡人數無法預計,但是沒有發現有任何生還者。然而有人證言,在事件的開始與結束在這片區域看到了多架不明身份的軍用直升機……

“這是你最喜歡的歌。Nicola和Bart,他們只是移民吧,看來殺錯了。但是他們的死向他人傳遞了一個信息。那就是,我們的社會就是會錯殺無辜。你也相信你的犧牲可以改變世界麼?”這是Skull Face曾經說給Chico的話語。

而他對他的另一個俘虜,Paz,也有不一樣的寄語:“Cipher在他那次大型試驗之後就藏了起來,好幾年了從來沒有人見過他。我們聽到的都是由代理人轉達的命令……除了你。為了接觸Big Boss,你面對面見到了他。告訴我他在哪。Cipher在哪……Zero他在哪?”他停頓了一下。“我從來不會選擇。我在哪裡降生,我說哪種母語,我從來都沒能擁有自主選擇的權利。但是你,現在,你是自由的。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這樣……能救下Big Boss?”Paz的語氣裡含有疑惑與不解,但是卻希望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大概會吧。”

“你……真的能幫我殺掉Zero?”

“不是為了你。”

“好吧。Zero他……”

1975年4月30日

胡志明運動推動了西貢的淪陷與越南的重新統一。

1975年7月17日

聯盟號與阿波羅宇宙飛行器在軌道上對接,第一次美蘇和平太空實驗成功。

1976年

魔童計劃終結。

1977年

在卡拉哈里沙漠,一個地下核試驗基地被世人發現。迫於國際壓力,南非政府關停了這個試驗場。

1979年

伊朗革命導致了伊朗人質危機。

1979年7月19日

索默薩總統在FSLN起義後叛變,尼加拉瓜革命開花結果。

1979年12月24日

蘇聯入侵阿富汗,武力終結緩和政策。

1980年9月22日

兩伊戰爭爆發。考慮到伊朗革命可能帶來的連帶效應,美國與蘇聯決定支持伊拉克。

1980年

Huey Emmerich博士的第一個孩子誕生,他被取名為Hal。

1981年7月7日

巴比倫行動:以色列轟炸機打擊伊拉克在建中的核反應堆

1983年4月18日

美國在黎巴嫩貝魯特的大使館遭受了自殺式炸彈襲擊。

1983年10月25日

美軍入侵格林納達。

2002年

Camp X-Ray,一個用於關押“敵人作戰人員”的秘密基地,被建立在了美國在關塔那摩港的海軍基地。

2008年

美國總統公開保證將會關閉位於關塔那摩港的關押設施。

故事將在《Phantom pain》裡繼續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The Division》慶祝10萬粉絲新截圖一張

為慶祝官方Facebook超過了10萬粉絲,開發商Massive Entertainment日前在Twitter上發布了《《The Division》》的一張最新截圖。《《The Division》》是育碧於E3 2013上公佈的一款新IP,遊戲採用自主研發的全新“Sno...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