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dered: Soul Suspect》攻略劇情 (第十三章 – 第二十章)完

Murdered-Soul Suspect

第十三章:鈴之殺手的目的(主線)

歷史博物館正在進行女巫時代古董的大展。

到處都是殺死女巫的刑具。

還有模擬進行的巫術審判。

羅南試圖從中找到線索。

他檢查了一具木質的枷鎖。

這是將女巫禁錮的道具。

法庭記錄裡也滿是女巫的定罪條目。

在一處絞刑台前。

羅南感受到了記憶烙印。

觸摸絞刑台的活門。

記錄其中的信息湧向羅南。

無數的靈媒被冠以巫術的罪名而被處死。

他們被絞刑台剝奪了年輕的生命。

而一處石頭堆上的污點也引起了羅南的注意。

這顯然是殘忍的石刑。

接著,羅南發現了一處火刑柱。

他立即想到了羅絲。

這個被拷問,最終被燒死的女孩。

一個帶著椅子的刑具也讓羅南大吃一驚。

這東西就是造成墓園裡的索菲亞死亡的刑具。

她被捆綁,被侵泡到水里。

最終溺水而亡。

角落裡的一副畫也吸引了羅南。

不在於圖像,而在於文字。

介紹指出,畫中的宅邸歸當年的女巫審判法官哈索恩所有。

他在塞勒姆瘋狂的歷史中審判了無數的女巫。

信息匯聚,羅南有了頭緒。

鈴之殺手正是利用相同的刑具在獵殺被害者。

而這些被害者無一例外都是女性。

為什麼?她們被當做女巫一樣被獵殺。

還有沒有跟多的線索能指向殺手的目的?

羅南聽到展館人員正向遊客說明還有大量展品在樓上等待修復後展出。

他決定上樓繼續查找,也許那裡有埋藏的真相在等待。

第十四章:歷史遺物中的證據(主線)

羅南決定上到博物館頂層。去尋找等待修復的文物。

但是,一輛呼嘯而過的幽靈火車擋住了他的去路。

火車按照固定的節奏在他面前穿梭。

羅南也找到了竅門。

他只需要趁著空檔期躲到鐵軌旁的凹陷裡就行。

躲過了幽靈火車,羅南往樓上前進。

正好看到喬伊翻窗而入。

這個女孩顧不得在教堂照顧艾瑞斯,匆匆趕來。

兩人著手調查倉庫中的文物。

羅南檢查了一個信號發射器。

這顯然是裝在遠洋輪船上的。

旁邊就是一個羅盤箱。

也是航海用品。

一門古老的大砲也陳列其中。

這些都像是從一艘巨輪上搬下的物品。

還有法官的肖像。

羅南意識到此人就是之前的女巫審判者。

也許只是無用的信息。

還有一些當年女巫審判的文件。

法官的審判錘也放置在桌上。

這裡的文物幾乎就是航海與審判兩個主題。

羅南很快又在桌上發現了被告的名單。

這裡面應該詳細記錄了被處死的女巫們。

一張照片也引起了羅南的注意。

正好是他之前看到的枷鎖。

照片傍邊,羅南看到了幾個飾品。

清晰的記憶烙印讓羅南忍不住觸摸他們。

水晶項鍊。

羅南感覺到了其中的信息。

一個女人拿著項鍊對著空氣囈語。

而一個男人趕緊阻止她。

這樣的行為會被當成女巫從而被殺死。

線索紛雜,羅南一一篩選。

接著,他又查看了輪船上的操縱舵。
以及被裝裱起來的舊報紙。

報紙顯示,當年有一個叫索菲亞的靈童。

她通過靈力找到了失踪者。

突然,一副在牆角的畫引起了羅南的好奇心。

畫上有新鮮的記憶烙印。

羅南趕緊觸摸。

立即發現了巴克斯特警官的影像。

他在這裡,發現了這幅畫,並把畫藏在了角落裡。

這是重要的信息。

羅南立即叫來喬伊幫忙。

喬伊拿出畫作。

他們清晰的看到了一個被絞死的女人。

而鈴之殺手的印記正環繞著她!

最後,羅南還查看了一下陳年的酒桶。

不過顯然這不是什麼要緊的線索了。

警官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證據。

顯然最後找到的畫作上顯示出了鈴之殺手的目標。

他就是要殺死女巫。

而清教徒認為所有展示出通靈力量的靈媒都是女巫。

這就導致了目前的境況。

鈴之殺手正以靈媒為目標進行著女巫的殺戮活動。

這太瘋狂了。

然而,目前更還有更可疑的情況。

就是巴克斯特警官。

他在博物館隱藏的了畫作。

在辦公室隱藏了鈴之殺手筆記。

還在尋找喬伊。

他有怎樣的目的?

他與殺手又有什麼樣的聯繫?

羅南決定前往巴克斯特的寓所。

而他請求喬伊先回教堂照顧倖存者艾瑞斯。

第十五章:教堂慘案(主線)

躲過惡魔的追擊,羅南離開了博物館。

正當他準備向巴克斯特的家前進時,不詳的警笛聲阻止了他。

不好,警察正趕往教堂的方向。

羅南趕緊沖向教堂。

利用二樓的通道躲過惡魔。

接著用敲門鬼弄響步話機,引來警察。

附身警察的身體穿過惡魔烈焰。

來到教堂後方。

羅南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艾瑞斯被教堂雕像壓死。

倖存者還是沒能躲過一劫。

羅南意識到這很可能是鈴之殺手的行徑。

他沒能燒死艾瑞斯。

依然用石刑結束了她的生命。

調查屍體細節。

顯然殺手臨時用雕像的石塊作為武器。

將艾瑞斯壓死。

地上還有拖拽的痕跡。

也許艾瑞斯沒有立即死亡,還在地上爬行。

被殘忍的殺手砸死。

破碎的地面顯示出巨大的衝擊力。

碎裂的玻璃讓羅南意識到有東西從樓上破窗而出。

雕像異常堅固。

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將其用作武器。

被損壞的部分充分顯示了使用者巨大的力量。

線索齊備,羅南有了清晰的認識。

殺手是從樓上破窗而出,直接跳到地面上。

這就是地面破損的原因。

他推倒雕像砸中艾瑞斯。

但是女孩依然試圖掙扎逃生。

殘忍的殺手掰掉雕像的石塊砸向艾瑞斯。

結束了她年輕的生命。

倖存者依然未能倖免!

突然,白光顯現。

艾瑞斯的幽魂向羅南致謝。

接著,和姐姐羅絲的靈魂一起魂歸故里。

羅南來不及傷悲。

艾瑞斯的解脫並不能阻止他調查的腳步。

他意識到,鈴之殺手一定會在樓上留下什麼痕跡。

而這會不會成為羅南追尋真相的途徑?!

第十六章:他們為何而亡(主線)

告別了艾瑞斯的靈魂,羅南決定繼續調查。

殺手是從樓上的房間跳下。

那麼,他在上面乾什麼?他為何而來?

順著樓梯來到二樓。

映入眼簾的是一幕慘不忍睹的畫面。

二樓的休息室被死亡充斥著。

羅南立即著手調查。

首先,他復原了進門就感覺到的記憶烙印。

顯示出艾瑞斯正跌跌撞撞跑進來。

她十分的驚恐,似乎在求助。

也許鈴之殺手在追她。

地面上的男屍異常扭曲。

似乎是被巨大的怪力擊殺。

女士也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她們似乎才剛剛喜結連理。

真是可惜。

地面上破碎的玻璃和樓下的碎塊對應。

殺手看來是從這裡跳出。

遠端餐桌上的屍體明顯是被大力拋擲而來。

另一個窗口,顯示出有人試圖從這裡跳樓逃生。

而旁邊破碎的窗戶估計是被沖擊的受害者撞碎。

羅南注意到角落裡一個倖存者正在接受警察調查。

他決定附身獲取更多的記憶信息。

他調出了女士關於逃亡而來的艾瑞斯的記憶。

女士立即回憶出了當時的情景。

艾瑞斯驚慌的前來求助。

鈴之殺手隨後趕來。

他殘忍的殺死了幫助艾瑞斯的人。

最後,艾瑞斯跳窗而出,卻仍然遇害。

看來,需要繼續向閣樓搜尋。

艾瑞斯剛開始是呆在喬伊的閣樓的。

第十七章:殺手因何來到教堂(主線)

羅南馬不停蹄衝上閣樓。

進門就又看到了不忍直視的畫面。

善良的神父倒在了血泊之中。

羅南檢視了神父的傷口。

發現這是防御所致。

看來,是神父帶著​​艾瑞斯來到這裡。

卻遇到了殺手。

神父讓艾瑞斯逃離,自己卻遇害了。

神父的屍體旁有一行爪印。

小貓咪一定來祭奠過自己的主人。

地毯上還有可以還原的記憶烙印。

羅南發現這果然是一隻貓咪。

它似乎因為看到了死靈而驚恐。

隔壁房間裡也發現了線索。

一個相框揭示出了喬伊和卡珊德拉的母女關係。

跌落的相框旁,羅南再次恢復了一個記憶烙印。

正是鈴之殺手。

他正盯著相框查看。

顯然他也發現了喬伊母女的關係。

遊民星空

羅南綜合信息,得出了可怕的結論。

兇手來這裡找喬伊。

在看到照片的時候神父剛好帶著艾瑞斯來到。

被打斷的兇手殺死了神父。

也發現了倖存者艾瑞斯。

進而繼續追殺艾瑞斯。

但是,殺手為喬伊而來。

卻陰差陽錯殺了艾瑞斯。

這仍舊不能提供有效的信息。

羅南突然想到了貓咪。

他趕緊追著貓咪來到旁邊的房間。

也許小東西看到了當時的經過。

果然,貓咪的記憶裡有了新發現。

它看到殺手殺死神父時不慎掉落通風道的鑰匙。

羅南趕緊附身貓咪進入通風道。

在出口,羅南發現了這把鑰匙。

記憶烙印顯示出鑰匙被殺手使用。

似乎打開了一處大宅的門。

這棟巨大的宅邸似乎在哪裡見過。

羅南搜索著記憶。

歷史博物館!

歷史博物館那副巨大的油畫。

正是這棟老宅。

那裡埋藏著羅南需要找到的真相!

第十八章:廢墟中的真相(主線)

審判室!

羅南記起了博物館裡看到的畫。

正是法官的宅邸。

必須趕到那裡。

羅南立即動身。

此時,惡魔都無法阻擋他的腳步。

羅南要揭示真相。

羅南要找出真兇。

他附身警官。

利用敲門鬼弄向步話機。

讓給警官帶他走過惡魔烈焰。

走出教堂大門,他立即在警車裡找到了被捕的喬伊。

羅南要喬伊想法將殺手可能在法官宅邸的消息透露給雷克斯。

而自己先行一步趕到那裡。

不知道在那棟廢墟的建築裡,羅南能否找到最後的真相。

羅南跟著線索趕到了法官的宅邸。

也許這裡能讓他更加接近真相。

這個被層層迷霧掩蓋的地方,可能就是鈴之殺手的藏身之所。

穿過破敗的殘垣斷壁。

羅南向樓上前進。

在樓道盡頭,羅南發現了一個隱蔽的房間。

他從門縫了堪堪擠進。

牆上血紅的詩歌立即吸引他。

這是預言女巫死亡的詩篇。

而被預言的人正是喬伊。

看來,鈴之殺手在這裡策劃殺戮。

必須要找到有用的信息。

羅南檢視報紙,居然是1903年的舊報紙。

文章揭示當年犯下惡性的塞勒姆市市長被免於指控。

因為他似乎證明了自己被惡魔控制。

桌上還有巫毒娃娃一般的玩偶。

牆上全是兇殺的計劃地點。

而旁邊則是受害者。

還有殺手計劃的謀殺方式。

羅南又注意到了另一份報紙。

這份時間又過了近40年。

卻依然是塞勒姆市的​​謀殺案。

顯然兇手使用的手段和現在沒有兩樣。

羅南有些迷茫。

跨度超過一個世紀的相似案件?

難道是接力式的模仿作案?

羅南決定繼續尋找線索。

這幢老宅一定還隱藏了秘密。

很快,羅南在底樓找到了一處地窖的入口。

卻發現巴克斯特警長死在裡這裡。

被以為他可能和殺手有關。

現在卻成了另一個受害者。

警長的靈魂突然出現。

他茫然不知所措,請求羅南的幫助。

原來巴克斯特一直在調查這個案子。

哪怕被降職他也想找出真相。

追查到這裡,卻被殺手所害。

不過,羅南也得到了好消息。

喬伊的母親仍然活著。

被巴克斯特安排在了一個安全屋。

也許,這是不幸中最大的慰藉了。

第十九章:謎底揭曉(主線)

羅南暫別巴克斯特的靈魂,繼續調查地窖。

很快,他找到了一處更深的入口。

下面似乎是一個監禁室。

他恢復了記憶烙印。

看到了法官的景象。

他正義正言辭的指控和判決著誰。

對像似乎就在法官對面的牢房裡。

羅南檢查房間,發現了狹小的囚禁匣。

還有給予犯人提供的極度簡陋的床鋪。

角落裡是燃盡的蠟燭。

印記旁邊似乎有人。

是他畫下的印記?

他就是法官審判之人?

阿比蓋爾!

博物館裡記載了對她的絞刑。

她似乎被囚禁在這裡,懇求法官的原諒。

牆角的鐵鍊也顯示出,她就是這裡的囚犯。

原來如此。

法官在這裡審判了被囚禁的阿比蓋爾。

她在地上畫下了鈴之殺手的印記。

阿比蓋爾就是鈴之殺手?!

記憶的洪流湧來。當時的情景再現。

阿比蓋爾一直在獵殺女巫。

她認為這能帶來正義,帶來自己的不朽。

法官阻止了她。

但是死亡也沒讓她停止腳步。

鈴之殺手本身就是一個幽靈!

羅南趕緊向老宅大門走去。

路過巴克斯特時正好聽到了步話機裡警方的信息。

似乎雷克斯和喬伊在去警局的途中失踪了。

天哪,一定是阿比蓋爾。

她要對喬伊實施絞刑。

而博物館正好有絞刑台。

羅南必須立即趕過去阻止阿比蓋爾的惡行!

而地上似乎有某種痕跡。

羅南恢復痕跡。

居然是鈴之殺手的印記。

第二十章:永恆的安寧(主線)

得知了真相後,羅南越發感到恐懼。

也許去遲了喬伊就會遭遇不測。

他沖向了歷史博物館。

博物館似裡滿是惡魔的氣息。

羅南快速而小心的通過。

進入館內,正好看到一個人試圖實施絞刑。

被控制的人正是喬伊。

她大聲向羅南呼救。

行刑人居然是雷克斯!

這到底怎麼了?

警察也搜尋失踪人員來到這裡。

但是雷克斯似乎從身體裡釋放了什麼東西。

這東西控制了警察。

警察們自相殘殺而死。

而絞刑仍然繼續。

時間緊迫。

羅南再也無法從容前行。

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衝到絞刑台前。

來不及多想,羅南附身喬伊。

怎麼辦?

羅南急迫的思考著。

叫聲!喬伊的叫聲有驅散鬼魂的力量。

千鈞一發。

羅南讓喬伊大叫。

一個幽靈從雷克斯的身體裡震出。

正是邪惡的阿比蓋爾。

她還想繼續附身雷克斯。

卻被羅南堪堪搶先抓住。

記憶湧向羅南。

他看到了阿比蓋爾被處決時的詛咒。

她要永遠的獵殺靈媒。

她附身於巴克斯特,殺死了蘿絲。

但是,她為什麼要殺死我?

羅南拋出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真相殘酷無比。

記憶裡是溺死索菲亞的場景。

而那個殺手,正是羅南自己。

她也被阿比蓋爾附身利用。

鈴之殺手不是一個人。而最終都得死。

阿比蓋爾趁著羅南震驚,召喚出了惡魔的烈焰。

瞬間將羅南吞噬。

羅南決定死都要帶上這個可怕的女人。

不能留她貽害人間。

羅南憑著頑強的意志居然艱難的爬出了烈焰。

而危害人世百年的阿比蓋爾卻被惡魔絲絲抓住。

鈴之殺手終於去到了她該去的地方。

喘息。

羅南終於找出了真兇。

給予了她最後的製裁。

靈媒喬伊得救了。

她是鈴之殺手手下唯一的倖存者。

也將是最後的倖存者。

雷克斯雖然犯下罪行。

但是都是被附身所致。

喬伊也不會起訴他,善良的警官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而讓人動容的母女團聚也在警局展開。

這也許是最好最溫馨的結局。

不過,不要忘了我們英勇的警官。

羅南致死都沒有放棄自己的職責。

他配得上警察的榮譽。

然而,對於他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聲輕輕的呼喚——羅南。

他回過頭來,微笑著。

這才是他應得的幸福彼岸。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原田勝弘:格鬥遊戲衰微,原因並不是“太難“

在近期的一次採訪中,《鐵拳》系列製作人原田勝弘針對格鬥遊戲衰微的原因發表了自身看法,他認為並不是遊戲“越來越難” 格鬥遊戲這種東西生來就很難。換句話說,“原來就難”才是正確答案,至少“過去很簡單”是騙人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