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us Persson : 我快要精神崩潰了,決定退出遊戲界

Markus Persson

昨天Markus Persson,也就是《Minecraft》製作者“Notch”,宣布他已經將Mojang賣給了微軟。並不是因為他缺這25億美元,而是因為他已經快要精神崩潰了。他一直以來都在飽受網絡上的各種騷擾,《Minecraft》給他帶來的名聲和心理壓力實在太大了。“我不想成為某種標誌,代表著自己無法理解的某種龐大事業,所以我不想繼續幹下去了,這種感覺總是揮之不去。”

多年來,筆者與許多獨立遊戲製作者共事過,他們都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對自己的創作充滿熱情。對他們來說,生命與遊戲有著太多羈絆,遊戲是他們最關心的東西。他們想要做遊戲。他們沒錢搞公關,也沒錢僱人用官方言辭對付龐大的玩家群體。獨立遊戲製作組通常都很小,真正去負責任的通常都只有一個人。相比之下,AAA大作的項目裡,每個環節都有專人去管理,從開發到營銷,再到玩家反饋。

獨立製作組必須自己搞定所有事,這是非常大的負擔,而Notch不想再肩負這份負擔了。

“幾週以前我在家得了重感冒,結果網上突然對我罵聲一片,起因是關於用戶協議事項的,這本來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等到這件事了結了以後,我就會離開Mojang,花點精力搞點DundumDare(獨立遊戲開發比賽網站)還有其他小型的網絡實驗。如果我不小心做出了吸引人注意的作品,估計我會立刻放棄它。”

“說了這麼多,我不指望就此擺脫網上的負面評論,不過至少現在,我不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讀那些評論了。”

當初《Flappy Bird》的作者阮哈東說自己壓力太大,我們都不以為然,現在獨立遊戲業界老大Notch也因為精神壓力而退出遊戲製作事業,因為玩家的負向評論和無理由的投訴而感到身心俱疲,我們真的應該認真思考了。網絡的特點讓我們在發言的時候無所顧忌,我們經常會產生一些錯覺:

我們忘記了,網絡對話的對像不是屏幕,而是網絡另一端的活人。

我們覺得在網上怒噴洩憤是無害的,可以抒發自己人性最惡劣的一面。

我們覺得網上的惡意言行都是沒有後果的,因為這是在網上嘛。

我們覺得對自己的言行喪失了責任感,因為這是在網上嘛。

我們認為網絡是自由的,沒有任何規矩可以約束人的行為。

時代在變,網絡暴力(我預言)將會害人害己。現在的大公司和大學都會詳細調查求職者或者求學者的網絡案底,作為評價考核的指標之一。隨著網絡越來越貼近每個人的生活,現實生活中的政府組織也將對網絡進行規範化。

別的行業我不知道,但至少在遊戲業內,從業者多少都要面臨毒害網絡環境的玩家評論。可能是因為網絡與電子遊戲是共同發展起來的吧。對於這些網絡暴力,我們要么選擇無視,要么練就銅頭鐵臂。目前大多數門戶網站和論壇都會對言論內容進行規定,惡意和謾罵都是不允許的,但這種做法會導致一些用戶群體的流失,對此我們的看法是,我們要打造的是健康和諧的平台,如果你不能學會以成熟的方式來表達自己並參與討論,那就請你閉嘴或者離開。

在此祝Notch日後過美好新生活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大塚明夫:小島秀夫工作室已經解散

對於硬漢遊戲角色Snake的粉絲而言,大家關心的話題一直圍繞著系列新作《Metal Gear Solid 5: The Phantom Pain》展開,但營銷過程中卻有許多令粉絲頭暈的話題,其中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科樂美與製作人小島秀夫之間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