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人類游戲《Hatred》只有剎

hatred
我們可以說射擊遊戲《Hatred》是遊戲宣傳的一個成功案例,從名不見經傳到搶遍所有頭條,這款遊戲只用了一個預告的時間。有人認為,它只是部分遊戲人憤世嫉俗和品位太差的產物,有人認為,它是剝去一切電影元素外衣後純粹射擊遊戲的回歸。

《Hatred》最有爭議的點在於,遊戲主角並沒有任何任務或複仇的​​背景,他就是患上了中二病,他盡可能多的殺人,純粹為了找樂。這樣簡單粗暴的遊戲劇情,很顯然和當今市面上很多射擊遊戲都不同。

在網絡上玩家剛剛回過味來開始批判的同時,Polyon已經聯繫到《Hatred》的開發商Destructive Creations的創意總監Jaroslaw Zielinski做了一個關於該作的訪談。想知道開發商為什麼要做出這樣一款“本年度最差預告”,又是懷著什麼心情打造了這樣一個遊戲呢?繼續往下看吧!

·你們為什麼會決定製作一款畫面血腥的殺戮無辜人士的遊戲呢?

“答案很簡單。我們不想隨射擊遊戲的大流,去製作那些逼著玩家去做他們並不是的好人的遊戲。”

“是的,簡單的說,我們做了一款專門殺人的遊戲。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態度很誠實,我們沒有為了多賣幾張碟,就弄虛作假,把遊戲假裝成不是它該有的樣子。”

“你深入想一下,其實在很多遊戲中你在做的都是和我們遊戲的主角同樣的是。唯一的差別在於,《Hatred》就把主題定在了’殺人’上。同時我們還很直接的在官方網站上展示了出來。作為射擊遊戲愛好者,你不記得《喋血街頭》了嗎?它現在依然是這個類別中最好的遊戲啊。”

·你們的預告收到了大量負面的回應,人們認為它非常讓人不愉快,這讓你們驚訝嗎?

“沒有,事實上這是我們一開始就想到了的。”

“真正讓我驚訝的,是那些瘋狂的積極的反饋!我要告訴你們,我的郵箱裡發來了的郵件大部分都是支持我們的。我要在這裡感謝大家,謝謝大家告訴我們不要放棄,繼續堅持預告所展示的遊戲的核心主題。這些郵件、信息和評論可以清楚明白的告訴我們,玩家想玩我們的遊戲,因為它很真實很誠懇,沒有一點偽裝。”

“隨著時間過去,喜歡這一主題的玩家會繼續和我們站在一起,而反對的人會忘記這個遊戲。反正這也不是遊戲行業第一次被暴力主題震撼了。但大家都很忙,驚訝了一天就丟下了,人生還得繼續往前走。”

·有人說《Hatred》的風格帶著很明顯的90年代的“刺激”特徵,它是《喋血街頭》系列的衍生品。對此你們怎麼看?

“原則這個主題的原因有很多。特別是你說的’刺激’特徵,它很好的完成了任務,事實上我們應該感謝所有厭惡我們遊戲的人。”

·說說你們遊戲的目標受眾吧?為什麼你們相信有人會享受描繪的逼真的屠殺畫面呢?

“我們沒有誇大逼真畫質什麼的哦。我們的目標受眾是那些在工作中忙碌了一天,回到家又累又渾身壓力的玩家。我們給他們一個機會,坐在自己的電腦前,殺殺人,升升級。就是這樣。”

“同時,如果你是個厭倦了色彩斑斕的科幻射擊遊戲的玩家,想要嘗試些改變,那麼《Hatred》也很適合你。在這個遊戲中,你不用被逼著手拿一把巨大的槍到處奔跑著去拯救地球,我們讓你扮演一次反派,這一次被追捕的人是你。”

“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們當然知道這不是一款人人愛的遊戲,甚至不是一款人人能明白的遊戲。退一萬步講,我們只是做了一個遊戲,製作遊戲沒有錯,為什麼我們要退縮呢?”

Zielinski沒有說錯,《Hatred》的確有不少支持者,他們甚至還在Facebook上成立了支持賬號。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Rise of the Tomb Raider》勞拉勇闖敘利亞

《Rise of the Tomb Raider》開發商水晶動力的創意總監Noah Hughes 在《Rise of the Tomb Raider》論壇針對玩家們提出的問題進行了一次官方問答,其中涉及到了劇情、系統、平台等問題。 週所周知,《Rise of the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