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Of Us》故事、人物、操作及道具資料大全

遊戲概括

遊戲以末世題材作為主題,描繪了一個在全球性瘟疫肆虐之後的殘破都市。在這裡近乎瘋狂的倖存者/喪失為了食物、武器甚至是一切能夠利用的東西而相互殘殺。在遊戲中,玩家將與Joel,一個堅強的倖存者, 以及一位名叫Ellie的少女,並肩開啟這劫難重重的美國生存之旅。值得一提的是,Gustavo Santaolalla作為名聲享譽全球的音樂製作人,曾分別於2005年和2006年為電影斷背山以及通天塔譜曲而連續兩次榮獲奧斯卡最佳音樂獎。榮幸的是,本作也將由奧斯卡金獎得主Gustavo Santaolalla親自操刀完成。

I. 故事背景

據透露,本作故事發生在瘟疫爆發20年後的美國。罪魁禍首是一種虐殺人類並寄生在屍體內加以操縱的恐怖真菌,而被控制的屍體也將隨即變成“The Infected”。然而長時間的廢棄,使得原本殘破的城市草木叢生,竟也顯露出幾分大自然的面貌。在軍隊的壓迫下,整個美國實施戒嚴令,嚴密地將所有人控制在檢疫區之內以防止任何一個人被感染的可能。不僅如此,檢疫區內還設有多個檢查點,任何被真菌感染的跡像都不會被輕易放過。然而只要在體內發現任何疑點,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殘酷的安樂死。

故事的主角Joel原本是一個呆在檢疫區販賣武器和毒品的黑市商人。然而災禍從天而降,Joel不得不在至交面前發誓,一定會保護眼前這位名叫Ellie的少女,並帶著她從波士頓啟程,逃離這地獄般的檢疫區,離開這個國家!他們一路穿越那些被爆炸搞得面目全非的殘破都市。在這裡,軍隊曾試圖以轟炸來消滅這些可怖的真菌,然而卻無疾而終,最終只留下一堆破敗。二人一面躲避軍隊的追捕,一面穿越廣闊的美國大陸。Joel和Tess的最終目標便是將Ellie安全護送到一個名為Firefly的組織。旅途中,不僅是可怕的The Infected,甚至是獵人以及沒有受到任何感染的人類,無一不把Joel和Ellie視為可以充作口糧的目標。一路上,這兩個人想盡一切辦法保護自己,躲避來自眾多敵人和軍隊的傷害。

遊戲中這種真菌的原型便是一種名叫“菌蟲草”的真菌。當昆蟲受到其感染之後,很快便會死亡,然而真菌卻繼續留在宿主體內汲取養分,隨後長出孢子散播種子進行繁衍,繼續感染其他昆蟲。頑皮狗製作組曾藉用BBC電視台的著名科普節目《地球》中的一段錄像來展示一隻可憐的螞蟻是怎麼被其感染的。在《最後生還者》的設定中,這種真菌被突變強化,使其能夠感染人類。被感染的人群很快便會死亡,緊接著被寄生在體內的真菌控制,變成一個個依靠本能生存而行動的嗜血喪失。故事中,感染源發生在一架飛機中,然而正是在這有限的空間內,更加速了真菌的傳播和感染。

前傳漫畫

The Last Of Us》總共有4部前傳漫畫。其中,主要由Neil Druckmann執筆,Faith Erin Hicks作畫的前傳之一《The Last Of Us:American Dream》記錄了發生在《The Last Of Us》之前的故事。故事講述了Ellie逐漸長大,毅然穿過最後一道Quarantine Zone的故事。途中,Ellie遇到了Riley,這個對她產生莫大幫助的人。緊接著發生的便是遊戲本傳中Ellie跟隨Joel展開旅程的故事。

故事起初,Ellie正坐在校車上用隨身聽聽歌,隨後便從停在軍營門口的校車上被攆了下來。在這裡,所有的孤兒都將接受殘酷的軍營訓練。僅僅在到達後不久,一個小孩和一個小“朋克頭”便走過來試圖捉弄Ellie。正在這時,一個名叫Riley的小子從一個像徵權利的雕像後面走出來故意撞了Ellie一下後迅速逃跑了,隨後Ellie便被長官抓住。結果是,Ellie被要求打掃一個血跡斑斑的吉普車作為懲罰。就在這時,她意識到自己的隨身聽被Riley偷走了!當晚,Ellie便找到Riley和談,並拿回了被偷走的隨身聽。然而就在同一個晚上,Ellie偷偷尾隨Riley逃出了軍營。

真菌

遊戲中,感染人類的真菌的原型是一種名為“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的真菌,在BBC電視台的科普欄目《地球》中曾被提到。現實生活中,這種真菌會感染小型昆蟲,並寄生在其體內汲取養分直至宿主死亡。而在宿主瀕死前,真菌通過向昆蟲大腦發出指令,控制其選擇一個可以感染其他昆蟲的地點死亡,並通過孢子的傳播感染宿主死亡地區所在的其他同類昆蟲。

在遊戲中,真菌已經進化成能夠感染人類的菌種。遊戲中,被這種真菌感染後會出現兩個已知階段和一個未知階段。第一階段,The Infected所有作為人類的道德行為意識會被慢慢腐蝕殆盡,使其逐漸轉化為“Runner”。部分受到感染的初期Runner不會攻擊倖存者,因為他們還存有部分作為人類的意識。但是一部分Runner則會主動攻擊倖存者。矛盾痛苦的他們雖然殘存些許人類的意識,但身體的行動卻不受自身控制。目前,雖然第二階段仍處於未知,但是到第三階段,The Infected將喪失全部的人類意識,變成“Clicker”。同時,真菌開始攻擊The Infected的眼睛,使其失明。如果The Infected無法依靠聽覺生存下去,就只能活活餓死。雖然Clicker的行動和反應相對遲緩,卻異常強壯。他們主要通過聲音準確定位目標並發動可怕的攻擊。通常The Infected會在三天之內變為Runner,並根據自身免疫力的強弱和吸入真菌孢子的數量在隨後的一周到11個月之內到達第二階段。一年之後,逐漸變成第三階段的Clicker。當然,這個時限還是由人體自身決定的。比方說,一個柔弱的女性會比一個強壯的男性更早地進入第三階段。末期,真菌會向人類大腦發出指令,使其找到一個黑暗潮濕的地方慢慢死去,隨後在屍體上長出根芽並將孢子播撒到空氣中。

故事中,真菌幾乎虐殺了美國大部分人口,而檢疫區也在這場浩劫結束不久建立起來。在軍隊嚴格的管制下,倖存下來的人們算是恢復了往日的生活。從最初災難的爆發到現在,已經過去了20年。而草木也似乎為了炫耀它們從人類手中奪回的土地,肆無忌憚的生長著。

II. 人物介紹

Joel

Joel 作為《The Last Of Us》的主角,是一個長期呆在檢疫區販賣武器和毒品的黑市商人。年過40的他,在經歷了真菌所帶來的這場巨大浩劫之後,暗下決心要成為一個堅強的人。故事中,Joel 的同伴艾Ellie在檢疫區內受了傷,Joel 向他的朋友發誓一定會照顧好Ellie。從此他們成了亡命徒,逃離了被軍隊嚴格控制的Quarantine Zone,一面躲避來自軍隊的追捕,一面抵禦The Infected 的攻擊,一路向西橫穿整個美國大陸。Joel 這個角色的創作靈感主要來自於電影《大地驚雷》中的主角Rooster Cogburn。作品中,Joel 被形容為“已步入黑暗的暴戾之人,黑暗也終將成為他的歸宿”。然而有了Ellie的陪伴,“因此Joel 能夠有機會補償自己的所作所為,竟也顯露出幾分純真。” 製作者如是說。

 


Ellie

遊戲中Ellie是個14歲的少女,一路跟隨Joel 踏上穿越美國大陸的漫長之旅。出生在真菌肆虐,人類文明被摧毀之後所建立起的Quarantine Zone 之內,在不斷的恐懼之下長大的Ellie 對Quarantine Zone 那堵高牆之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正是如此,使得這樣一個正處於荳蔻年華的少女對那些只能在書上看到的古文明所殘留的遺跡燃起星星點點的好奇和嚮往。在與Joel 的旅途中能夠發現,Ellie 是一個聰明能幹並且勇敢堅強的好女孩。在頑皮狗製作組於2012年E3發布會上展示的遊戲試玩中,Ellie 勇敢地撿起一塊磚頭用力砸向一個正向子彈用盡的Joel 不斷逼近的The Infected。Ellie 的原型同樣來自於電影《大地驚雷》中的女性角色Mattie Ross。Ellie 在Joel 保護下的“長大成人”,“雖然偶爾呆在Joel 身邊會有點驕縱,更多的時候是則學著如何獨立起來。”有趣的是,Ellie 偶爾還會挖苦一下Joel,畢竟Joel是個大叔了嘛(笑)。在前傳漫畫中,年幼的Ellie在好朋友Riley的幫助下,穿過層層檢疫區的嚴格排查後遇到了Joel,最終正式開始了《The Last Of Us》的故事。


Bill

Bill 作為這個末世美國的一個倖存者,同時也是Joel 的老朋友。在過去的一次未知事件中,Bill 欠了Joel 一個人情。Joel 正計劃讓Bill 幫他拼裝一部汽車來償還這個人情。根據2012年聖地亞哥動漫遊戲展中展出的遊戲片段推測,Bill似乎是獨自一人生活在一個設有層層保護,高度隔離真菌感染的地方。正以此為契機,他強迫Joel 和Ellie 進行真菌檢查並把他們帶回家,甚至還暴力地用手銬把Ellie拷在了牆上。


Tess

Tess 在《The Last Of Us》中作為一個輔助角色,雖然之前已有相關情報洩露,但仍在VGA 2012遊戲展示會上正式公佈了其名字和出現的地點。她曾是Joel的女友,並且與Joel 和Ellie 一樣,信奉“唯己主義”。Tess 雖然仍對Joel 抱有一絲情感,不過更重要的是Joel 是否也對她還殘存著那麼點感覺。她的配音和動態捕捉則由Annie Wersching 完成。

 

The Infected

The Infected 是被一種叫“Cordyceps”的真菌所感染的人類,受害者通過吸入真菌後感染最終死亡。隨後,真菌通過控制死者的大腦從而操縱他們的行動。現實生活中,一種名叫“Cordyceps”的真菌便是使用這種辦法感染昆蟲。這種真菌通過寄生在昆蟲身上汲取養分不斷生長,並在昆蟲屍體上發芽開孢,隨後通過空氣傳播繼續感染其他同類昆蟲。遊戲中,這種通過空氣傳播的真菌極易感染。然而,真菌無法在一個廣闊開放的地帶感染人類,它們需要在一個密閉的空間才能保證有效傳播。遊戲中,The Infected 如喪失般吞食被Joel殺死的倖存者,同時,這幫行屍走肉具有意識並且奔跑速度飛快。The Infected主要有三個階段,分別是“追趕者”、“跟踪者”和“聞聲者”,甚至傳聞還將有第四階段。無論何種The Infected,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附帶一提,所有The Infected的配音都將由Mark Aston完成。

Survivors/Scavengers

除了生活在Quarantine Zone內的人口,以及遊蕩在Quarantine Zone之外的The Infected,仍有一小部分人選擇生活在不收軍隊保護的嚴酷環境中。《The Last Of Us》的創意導演Neil Druckmann告訴我們,Quarantine Zone作為倖存者的據點,目的是為了防止不斷增加的The Infected的數量。然而戒嚴令的實施也如同埋在Quarantine Zone地下的一顆危險的炸彈。人們長期受到控制,生活資源匱乏,任何違反法令的人都將被制裁。在這個世界裡,“安逸”這兩個字從來都是虛無縹緲的存在。顯然這個“戒嚴令”不僅毫無吸引力,還將這個社會搞得支離破碎。在Quarantine Zone內生活的倖存者們不僅必須長期忍受著資源的匱乏(食物,彈藥等等),還要時刻提防不斷增加的The Infected們所帶來的威脅。

在2012年E3遊戲發布會上,我們可以從遊戲展示中了解到,故事中的人們大都信奉“殺或被殺”的信條。假設他們可以用一顆子彈殺了你,而你身上卻有三顆子彈,生和死抉擇就變的如此簡單。毋庸置疑,Joel非常明白這殘酷的現實,遊戲中甚至暗示過他也曾是這幫惡徒的一員。本作中,逐漸嶄露頭角兩位主角將無疑為安逸幸福的生活展開他們的生存之旅。

軍隊

軍隊– 如果還能稱之為軍隊的話,也時刻追踪著Joel和Ellie的行動。在新“戒嚴令”的實施下,軍隊意在將所有未感染人群控制在多個不同的Quarantine Zone內。生活在Quarantine Zone裡的人們長期被來自真菌感染和外面世界的恐懼所折磨,變得十分無情。Quarantine Zone內設有多個檢查點定期檢查人們是否存在感染跡象。如果鑑定結果呈陽性,感染人將立刻被處以安樂死。所有的這一切,都在軍隊的嚴密操控之下。儘管目前還沒有非常詳細的情報,但是可以確定的是,軍隊將對Joel和Ellie的日常產生非常大的影響。甚至有人猜測Joel 痛恨軍隊是源於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

 

III. 遊戲操作

遊戲以第三人稱視角呈現,玩家通過控制主角Joel來保護自己和Ellie不受敵人的威脅。另一方面,Ellie也會機智地躲避敵人,想方設法幫助Joel。

主要敵人…?

製作組已經表示遊戲中玩家的主要敵人將是The Infected,但是遇敵機率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高。一路上Joel和Ellie不僅要躲避軍隊的追捕,還要時刻提防狡猾的食腐者的無恥盜竊,並保護Ellie不受到傷害。遊戲中,甚至兩人還會與追上他們的軍隊發生激烈的口角。

敵方AI…?

據消息稱,頑皮狗製作組已經將一款名為“力量守恆”的全新AI系統投入到本作中,使得敵方在遊戲中的表現更為真實。由於資源的匱乏,Joel可不能隨意揮霍子彈。當然,如果玩家能夠有效利用子彈,每一發都能敵人置於死地。遊戲中,敵人會對Joel所持有的不同武器做出不同的反應。比方說,如果Joel 持散彈槍攻擊,敵人則會盡可能利用周圍的遮蔽物躲避槍擊。有時他們還會仰仗自己人數眾多從側面向Joel的發動瘋狂攻擊。製作者們相信,越是賦予這幫行屍走肉人性,它們就越發恐怖。死去的敵人甚至能夠激怒它們的“戰友”,促使它們更加瘋狂地向你撲來!

在距離最近的2012 E3發布會的一段試玩中,食腐者甚至大喊Joel所在的位置方便與其他同夥溝通。反擊過程中,當Joel抓住一個食腐者當“肉盾”時,他們也會懇求著Joel大喊“快放了他!”。依舊在這一段遊戲視頻中,Ellie抓起一塊磚頭直接砸向趁虛而入打算偷襲Joel的敵人。顯然不管是Ellie還是敵人,都會根據實際情況做出不同的反應。從另一方面反映了本作的AI程度之高。

其他方面…?

不同於《Uncharted》,本作中角色不再能夠一次性回血。取而代之的是Joel必須使用血包回復血量。當然,使用這些藥品都要花上些時間,然而敵人隨時都可能向Joel發動奇襲!遊戲中玩家還可以暗中慢慢靠近敵人,不聲不響地給他們致命的一擊!

 


射擊

The Last Of Us》借鑒了頑皮狗前作《Uncharted》的創作靈感,遊戲中射擊的十字準星,甚至是投擲手榴彈時的方向標都一模一樣。
當然,不同之處也顯而易見。例如,Joel需要有效地利用每一發珍貴的子彈;用於製作工具的素材隨處可見。由此可見,遊戲非常考驗玩家的靈活性。
遊戲中能使用的武器也可謂十分豐富。
長管槍主要包括散彈槍和來福槍兩種,而手槍則為口徑9mm的普通手槍和轉輪手槍。彎刀、斧頭、兇刀,甚至是彈簧小折刀都能發揮妙用。
能扔的不光是燃燒彈和手榴彈,甚至地上的破磚頭、舊木板,和空酒瓶都能隨時撿起來用作武器。由於彈藥的稀缺,彈量會隨著開出的每一發子彈而減少。

重要的是,遊戲中的一些武器甚至需要Joel親自尋找素材才能夠完成。

 


竊聽

Joel 具有“竊聽”The Infected這一重要技能。理念和遊戲《蝙蝠俠》中的“探測模式”相似,玩家可以在遊戲中開啟Joel的“竊聽模式”。當玩家按住手柄的L/R鍵時,遊戲畫面將呈現黑白兩色,說明Joel已進入竊聽模式。在這個模式下,Joel能夠清楚感知敵人的聲音和方位。值得一提的是,製作者還適當地加入一點音樂來突出竊聽行動的悄然隱秘。

 

技能

遊戲中Joel具備多項技能,技能(技能值1-100)會隨著各種輔助品的使用而不斷提升。

技能主要包括:

最大生命值

竊聽距離

製成速度

治療速度

武器影響

兇刀大師

道具製作

本作中,主角Joel還可以利用找到的素材製作有用的道具和武器。當Joel 翻找背包製作道具時,非常容易成為敵人攻擊的目標,所以需要玩家時刻留意。通常Tess會幫助Joel 找到一些非常有用的素材。遊戲中,能找到的東西實在種類繁多,所以玩家要根據利用價值進行取捨。當然,Joel 也可以利用這些素材升級武器。

可以用於道具製作的物品包括:

電池

刀片

粘合劑

碎布

酒精

炸藥

白砂糖

近身武器

 

Multiplayer

選擇加入“Hunters”或“fireflies” (兩大組織在前文都有所涉及)與其他玩家聯網進行“團體作戰”是《最後生存者》的主要遊戲方式。值得注意的是,除非完成團體“故事”,或者被他方消滅,最初選擇的陣營是無法改變的。筆者之所以用到“故事”這個詞,是因為遊戲製作者給兩方陣營加入了一些劇情。這段劇情給了雙方的對抗一個合理的“理由”的同時又不晦澀難懂。不論你選擇哪方,最終目標都是壯大你的陣營,在對抗中生存下來。因此,玩家需要一邊收集素材製作工具,另一方面爭取在對戰中獲得更多的勝利。“故事”以時間為單位,每一場對戰,每一場胜利或失敗都將影響到玩家陣營的人口數量。

玩家還可以登陸Facebook,遊戲會將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自動“納入”到你的陣營中去。隨著陣營的不斷壯大,玩家可以看到一些狀態更新。比方說,Bob在種莊稼,或是Diana學習如何奏樂等等。然而,在這個為期12週的“故事”中,玩家需要在一些關鍵時刻做重要的決定。例如,決定讓Charles還是Edna活下來。這些設定雖然有點華而不實,但不得不說這也是《The Last Of Us》多人對戰的一個亮點。

如何多人遊戲?

Supply Raid 模式中,隊伍可以復活(但次數有限),而在Survivor 模式中,所有玩家都只有一條命,而且無法復活。值得注意的是,在之前展示的單人模式試玩中我們可以發現,如果《The Last Of Us》僅僅是照搬和模仿《Uncharted》的話,將無疑成為一個失敗的作品。

這一點在多人遊戲模式中顯得尤為突出。遊戲被設計為標準第三人稱射擊遊戲,彈藥數量的限制以及無法補血使得打法更加多樣化。然而,往往莽撞的衝撞射擊會直接導致死亡。另一方面,遊戲則鼓勵玩家們繼續使用單人模式的打法。

遊戲中,包括道具製作等技能在內的很多系統都會損耗MP。值得一提的是,遊戲中一顆燃燒彈便可以有效逆轉戰局形勢– 使你不得不拼命地尋找能製作這些珍貴道具的素材。你可以暗中靠近敵人用兇刀無聲地將其殺死,也可以在地圖上放置幾個炸彈將一些毫無防備的敵人幹掉。

遊戲中,筆者非常注重近身武器的升級,因為它能使你在與敵人的對戰中取得很好的優勢。

遊戲中,由於雷達會探測到發出的聲響,玩家往往需要俯身緩慢移動,悄悄地穿過地圖。然而,武器則會輕易暴露玩家的位置。與單人模式同樣,玩家需要利用L2鍵開啟“竊聽模式”定位正在附近移動的敵人。由於每個玩家都非常熟悉遊戲中的聲音和行動,因此清楚地了解自身所在地點周邊的狀況對於作戰是非常有利的。

為了遊戲性等各方面的考慮,製作者在多人對戰中加入一些有趣的設定。大多數時候,玩家需要完成遊戲中的具體任務– 比如需在特定期限之內殺死規定數目的敵人。除此之外,還要考量如何合理利用珍貴的儲備物資。在對戰過程中,你需要收集這些物資用以升級武器或者購買一次性道具。當然,除了使用這些儲備物資之外,你還可以用以強化陣營勢力。比如說,擁有一把升級過的來福槍在戰場上可是很有利的哦。

本作的多人模式成功地延續單人模式中槍戰的緊張和刺激,讓人欲罷不能。雖然多人遊戲只有兩種模式,但是令人驚訝的是,打法卻多種多樣,一點都不單一。值得注意的是,多人模式中根本沒有The Infected什麼事兒,你既打不了The Infected,也成不了它們的一員。當然,遊戲中也沒有類似部落模式或者聯盟模式。隨著遊戲的發售,今後會有更多的遊戲模式通過DLC加進來。但就目前現有的兩種模式來看,遊戲的重複性正在逐漸凸顯出來。

IV. 場景地點

本作中,Joel和Ellie在波士頓相遇,二人躲避軍隊的天羅地網,橫穿寬廣的美國大陸。因此,遊戲地點大多是一些城市和眾所周知的場所。在2012年E3發布會中的遊戲試玩便展示了坐落於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的著名福克杜肯大橋。在這裡,破敗的城市已然風光不再,呈現出一片草木叢生的頹廢感。遊戲中,天氣也會隨著地點不斷變化,或晴或陰,變化不定。

波士頓

波士頓作為出現在《The Last Of Us》中的一個地區,是Joel和Ellie相遇的地方,也是故事開始的地方。

匹茲堡

辛辛那提是《The Last Of Us》中兩人路程的終點。

Quarantine Zone

波士頓和匹茲堡是美國唯一兩個建立Quarantine Zone不受真菌感染的城市。但這並不意味著真菌到不了這裡,只是這些地方在軍隊的嚴格控制下,疫情並不是那麼嚴重而已。Quarantine Zone是這個整個國家倖存者的集中地,幾乎所有的人一輩子活在這裡。波士頓Quarantine Zone是Ellie出生的地方,14歲的她如果沒有遇到Joel的話,說不定一輩子都會呆在這裡。當地的一個名叫Fireflies的激進組織因不滿軍隊的嚴格管制,想要幹掉他們。因此,激進分子和軍隊之間的激烈矛盾,是遊戲中存在的主要矛盾之一。諷刺的是,大部分交火竟然是在被稱之為“安全地帶”的Quarantine Zone內進行的。

 

V. 要素收集

豐富的收集要素分散於各個關卡中,其中包括:

筆記

遊戲中找到的筆記不同於一般遊戲直接在屏幕上彈出文本,而是實實在在的物品道具,上面的人為筆記使遊戲更加具有真實性。

漫畫

螢火蟲吊墜

與《Uncharted》相似,遊戲中可以找到在過去的戰爭中散落在地圖中的螢火蟲吊墜。

訓練指南

手工製品

例如遺留下來的一些地圖和圖表。

補助品

搜索地圖中的一些植物或者其它物品可以找到一些提升生存技能的補品。

零件

零件可以升級槍械和近身武器等。遊戲中,不同武器的每一次升級都需要不同的零件來完成。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刺客教條:大革命》免費補償DLC “Dead Kings”

《刺客教條:大革命》因各種BUG問題接連多次發布“終結補丁”,並玩家​​戲稱“刺客信條:大補丁”。而為了補償玩家育碧曾說過免費配信玩家《刺客教條:大革命》DLC“Dead Kings”,目前該DLC上市時間確定,Xbox One、PC...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