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通專訪《莎木》之父鈴木裕

Yu Suzuki

在本屆E3 2015上,《莎木3》和《The Last Guardian》都“詐屍”成功,尤其是《莎木 3》的公佈,讓多少玩家淚目。而本作“詐屍”之後的人氣也是有目共睹的,短短3天就籌款超過了300萬!現在,FAMI通採訪了製作人鈴木裕,他為我們介紹了打造《莎木 3》的初衷以及一系列其他情報。

為什麼要製作《莎木 3》?

記者:《莎木 3》帶來了很大的衝擊,最初聽到時很是吃驚。2代發售已經14年,為什麼要立《莎木 3》這個項目呢?

鈴木:其實我一直都在找實現《莎木》續篇的方法,並不是最近才開始的。《莎木2》過了十多年依然有許多狂熱的粉絲,我在海外演講,簽名時一定會有人問“《莎木3》還沒消息嗎?”去法國的時候,簽名會來的8成是《莎木》粉絲。剩下1成是《VR戰士》粉,再剩下一成是《Hang On》粉。更有忠實的粉絲現在還在運營這些老遊戲的社區。每年3、4月份,就有“《莎木3》要出了”等毫無根據,僅僅是一種希望的傳聞傳到我這裡。

記者:期望續篇的聲音不自覺就變成了傳聞。

鈴木:是的。不過粉絲們的期望也變得越來越悲觀,要求越來越低。比如“發布後續故事的小說”,“想看新的莎木漫畫”之類。為了能回應用戶的期待,我的想法是“雖然可能不會是全規格的遊戲,總之還是以推出續作的方向努力”。

記者:選擇眾籌的理由是?

鈴木:3年前就有粉絲提案利用眾籌。我是那時候才知道有這個,就開始進行研究。要實行,就必須拿出粉絲能接受的東西,所以不是馬上著手。其他的辦法比如尋找合作企業的路子也想過,但沒有很合適的。最後研究結果認為,眾籌是最好的形式,於是終於在2015年發布了。

記者:以前鈴​​木先生就說過想製作續篇,真的準備了很長時間。

鈴木:是的。2014年進行的《莎木》演講起了很大的反響也是一個助力。最後我們終於走到了這一步。世嘉很樂意地進行了授權,能在SCE發布會上公開眾籌計劃,我覺得是個很特殊的例子。這都是託大家的支持,我非常高興。

記者:名稱就是《莎木3》。

鈴木:我想不到其他的名稱。就是一代二代三代這個過程中的三代。不是外傳。平台是PS 4和PC。

記者:是期待的正統續作,粉絲們沒有高興錯。眾籌的目標金額是?

鈴木:首先是2億日元。

記者:2億很快就籌到了。

鈴木:2億是遊戲能成立最低限的金額。這樣就會是重視故事的作品。能籌到更多出資的話,我想做的事情也就有了現實意味。我想做新的事情。

記者:鈴木先生想做新東西的態度一直沒變啊。

鈴木:是的,這次我會努力讓大家看到嶄新的《莎木​​》。

記者:關於新的莎木,之後我們詳細打聽。對於眾籌出資方准備了什麼特典呢?

鈴木:在可能的範圍內,盡量將各位的意見整合到開發中去。比如說,角色有兩個方案,A和B,讓用戶來投票選擇哪個更好。也就是參加投票的權利。再就是,計劃提供開發中的《莎木 3》的一部分(給出資者)體驗。

記者:也就是和粉絲一起創作《莎木 3》。

鈴木:以出資者的意見為中心。我想讓一個一個的出資者都高興滿意。眾籌的頁面記載了詳細的特典內容。

深入發掘開放世界

記者:接下來是關於重要的《莎木3》的內容。3代是什麼樣的故事?

鈴木:《莎木2》最後涼到了中國非常美麗的桂林。桂林山水甲天下,那裡有一條漓江,莎花的家就在漓江支流邊上。2代以涼到了莎花家結束,3代就是接著這裡開始。

記者:涼和莎花登場接著前作。

鈴木:對玩過《莎木》的人來說,熟悉的角色會原樣出現。

記者:舞台是桂林?

鈴木:是的,會前往桂林的街區,回到山中,潛入地下組織“蚩尤門”的桂林支部。

記者:《莎木》是開放世界的元祖,影響了大量的遊戲,《莎木3》是哪種方向的開放世界?

鈴木:我製作一代的時候,想做的就是開放世界。能自由地停留在喜歡的地方,想推進遊戲的可以前進,想停下的人可以停下。那時候把這個系統叫做FREE,不知何時開始叫開放世界。《莎木2》時因為技術的提升,開放世界也變得更加廣闊。

記者:《莎木2》能在很大的香港城裡散步。

鈴木:實際上在那時候就決定《莎木3》“接著要更加深入下去”。

記者:深入?

鈴木:是的。大家預想的是讓開放世界更大,但不是這樣,而是更深入。比如說,登場人物有一百個,把開發預算均分在一百人上,各個角色能擁有的要素就有限了。

記者:確實就難以深入精細製作。

鈴木:如果把登場人物控制在10個,就能做到更多的事情。台詞可以變成10倍,能具有更細緻的AI。對話能變得更豐富。比如說《莎木3》中,涼和莎花說話最多,我們想深入刻畫莎花。莎花有幾個參數設定,反復和她對話,她的態度會發生變化,和她相關的人物進程也會發生變化。

記者:原來如此,《莎木》不只是有真實的街道,也是因為有真實的人物而獲得支持。聽鈴木先生的話,這個世界是要凝縮真實的部分,更加重視人物方面。

鈴木:是的。這次的《莎木》會更加重視發掘內部。

記者:這就是鈴木先生新的《莎木​​》。

鈴木:當然,不會說就不是開放世界了。根據目標金額,街道也會擴大。不過首先想做的,還是大家預想外的,更深入的《莎木》的世界。

繼續把“人人都可以享受的樂趣”作為理念

記者:開放世界以外,QTE和迷你游戲也是《莎木》的特有要素。

鈴木:QTE原本是為了不擅長戰鬥的人準備的。現在各種遊戲都在使用,我覺得很高興。

記者:QTE的始祖就是《莎木》。

鈴木:這次想讓大家見到新的QTE。所有人都能玩,演出更凝練的QTE。此外還會改變自由戰鬥的形態。不叫自由戰鬥,想換個名字。不是讓按鍵時機更好的人獲勝,而是讓做出正確判斷的人獲勝,想製作成這樣的戰鬥系統。

記者:《莎木》是以各種玩家都能玩為理念的,新系統不會違反這個理念。

鈴木:這次思考了一個“技書”的系統。是不是說得太細了?

記者:請具體說說。

鈴木:比如說,自由戰鬥練習輸入各種指令是很費力的。取得了“技書”,就可以使用對應招式去獲得勝利。QTE的話,就可以重複使出那一招的QTE。得到了“技書”,就可以讓戰鬥往有利的方向發展。同時,“技書”和遊戲內各種要素是相關的。

記者:與各種要素相關這一點請詳細說說。

鈴木:《莎木》有迷你游戲,堵場等各種娛樂。我們一直想有沒有什麼形式把他們聯繫起來。當然,打工賺錢,玩遊戲使其增加,然后買裝備,過去是這樣聯繫的。不只是這樣,我們要更密切的聯繫。眾籌擴展目標能達成,可以製作更多開放世界要素的話,以“技書”為軸將其聯繫起來,我覺得是一個好的方向。

記者:就是把開放世界的各種要素更自然的連接起來。此外,有什麼一定想放到《莎木3》的要素嗎?

鈴木:莎木粉會被一些奇怪的地方吸引到。比如叉車的打工就很受歡迎。但這個不能加到3代裡面。在桂林的深山里開叉車就太搞笑了。有沒有什麼手段把這個加進去,我們一直在考慮。

記者:請告訴我們3代的開發體制。

鈴木:這次主要的開發公司是NEIRO。NEIRO的代表平井武史是《莎木》的主程,是對《莎木》理解很深的人。

記者:《莎木》是開放世界,也有和擅長開放世界的海外開發公司合作的選項。

鈴木:的確,可能是有這樣的選項。但《莎木》最重要的特徵還是“文化”。海外的用戶對東方文化,習慣有著興趣。小的地方,比如涼該說謝謝的場合,理解這種文化和價值觀的,還是一直開發《莎木》的成員。同時NEIRO研究過虛幻4引擎,這是一個加分項。

記者:這次是用Unreal Engine 4引擎開發的了。

鈴木:《莎木3》3年前就在看各種引擎。虛幻4的色彩和我想的《莎木3》的色彩最接近。概括的說,就是濕潤的空氣,膚色方面,質感是最理想的。

記者:NEIRO的成員以外,還有參加過《莎木》開發的成員加入嗎?

鈴木:當然有。過去的原班人馬集結,能讓粉絲們非常安心。原劇作者吉本昌弘,原角色設定宮肋謙史都參加了進來。

記者:推動1​​4年前作品後續的項目,大家是不是很吃驚?

鈴木:吉本先生在電視領域活躍。“在電視領域,可沒有用隔了14年的主題做新作的例子。”他當時很吃驚。但是,吉本先生是《莎木》的過來人,他發現了很多東西告訴了我。吉本先生等開發成員的評論影像之後預計會發表,敬請大家期待。

記者:粉絲們一定很高興。

鈴木:當時為了開發《莎木》,聚集了關係很好的一群人。我認為(這次的團隊)能給玩家懷念和安心感。

記者:《莎木3》的後續,鈴木先生有想過嗎?

鈴木:當然有。但首先還是要考慮3代的事情。

記者:發售日期是?

鈴木:2017年末發售就很不錯了。

記者:我們很期待。請給等待《莎木3》的玩家們說兩句。

鈴木:粉絲14年來都在表示希望開發3代,我也覺得是“不管怎麼都必須要做”。這次利用Kickstarter的眾籌,終於啟動了《莎木3》的項目。為了在大家期望的《莎木》和我想挑戰的《莎木》兩方面都有充實的內容,我需要大家的力量,希望大家來幫助我。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PS5的CPU巨大能幫助開發者減少開發時間

大家都知道PS5將採用SSD,這樣遊戲的讀取時間會大大縮短。當然令人興奮的不止這個,PS5所使用的AMD Zen 2 CPU也讓許多開發者十分興奮,《Lost Wing》的開發者Tim Ash表示PS5的新CPU是一個巨大的進步,能幫助開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