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 Two Souls》攻略 (3 完)

two-souls

第十九章:老朋友(成年)

黃昏的街道上,朱迪看見遠處的科爾走了過去。“朱迪,我的小公主,啊,讓我看看你的樣子。”科爾高興的說:“不得了了,你已經是個漂亮的小女人了!就和以前一樣漂亮。有點悲傷和惆悵。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一樣。”

“我一直想要見你”朱迪說

“對了,艾登過的如何?”科爾對這空氣說,“是嗎?好久不見”

“要散步嗎?”朱迪拉著科爾的手邊走邊說了起來。

“我好擔心,他們在找你”科爾說。

“我只能逃,完全沒有其他選擇,奈森呢?”朱迪問

“他現在是個大官了,當上了DPA的長官。他從小小的實驗室爬到了現在的地位。”

“你呢?現在在做什麼?”

“我在管一個小單位,經行靈體種類的分類,研究是不是有不同的種類之類的,不是什麼重要的單位,不過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

“異世界有什麼進展嗎?”

“啊,他們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開發新的聚魂器,要做出最強的。當然這都是有軍方介入的關係”

“我之前和你提到的……有查到什麼嗎?”朱迪轉換了話題

“你出生那天有個叫諾拉.雷格的女性在DPA醫院生產。不過她的小孩宣布死亡。”

“那父親呢?你有他的資料嗎?”

“名字叫喬納斯.科尼爾斯,孩子出生前就過世了。死於心臟麻痺,我只知道這些。”

“你還知道關於她的其他事情嗎?”朱迪繼續問。

“不太多,我只知道她在20年前參加過DPA的研究,她也有天賦”

“諾拉現在在哪兒?”

“她被關在在精神病院裡,自從生完小孩後,檔案上說的,她現在還在那裡。”

“我的母親被關在在精神病院裡?”朱迪有點無法相信

“我很遺憾朱迪。”

“我必須找到她。”

“朱迪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她是在精神病院裡,你無法得到你要的答案”

“我不是想要知道什麼答案,只是想要見她。你到底明不明白,她是我母親。要是能見到她或許我就能知道我是誰了”

“朱迪,她在DPA戒備森嚴的設施裡,而且你又被國家盯上,你沒法輕而易舉的進去”

“我無論如何都要見到她,聽著,你為了幫我讓你承擔這麼大的風險,真的很謝謝你科爾”朱迪說完上前給了科爾一個擁抱,然後轉身離開。

“嘿,你不會以為我會讓你一個人去吧”這時科爾叫住了朱迪。

朱迪回頭笑了笑。

晚上朱迪和科爾在汽車裡,“好像不太對勁”科爾說,“門口沒有警衛,停車場也沒有車,真的不太對勁”

“要是30分鐘我還沒回來就走吧”朱迪說道

“不可能連台車都沒有吧”科爾說,說完科爾從車裡走出來

“科爾等等,科爾”朱迪說道。說著朱迪也走出來和科爾一起進入了醫院。

朱迪到門衛值班的那個人面前說:“你好,我來見諾拉.雷格”

“可以給我看你的許可證嗎?”值班的人說。

“許可證?天啊我好像忘記帶了”朱迪撒謊道。

“抱歉所有的訪客必須有許可證”

朱迪不得以用艾登控制了值班的人並查到了諾拉的房間,進入電梯。出來後發現另一個門衛,用艾登把電弄跳閘,然後打開邊上的門迅速穿過門衛。發現裡面的門關著,用艾登砸椅子凳子來吸引遠處的睡覺的工作人員,等他靠近再控制他讓他開門留下工作證。然後慢慢照諾拉的房間。終於科爾找到了,朱迪走了過去。

“我在外面等著。”科爾說:“朱迪,她有可能精神失常,或許連你來了都不知道,還是別去了吧”

朱迪沒聽科爾的勸告進入了房間,房間裡一名女性在角落裡坐著。“媽媽,是我,我是朱迪”朱迪說道。

那名女性一動不動。朱迪哭著說:“我是你的女兒”然後把她的手放在臉龐“艾登幫幫我。”然後得到線索:諾拉不用手就能移動桌上的杯子,之後她又懷孕了。“父母都有天賦,這孩子將來不得了”工作人員說,“把孩子交給我們,你知道這樣對誰都有好處。”在產房諾拉哭著說把孩子還給他,但是醫生還是把孩子拿走了。然後孩子交給了菲利普和蘇珊夫婦,而諾拉進了精神病院。“抱歉,抱歉都是我的錯”朱迪哭著說。正想離開的時候突然發現什麼“艾登怎麼了?”突然朱迪進入了一個奇幻空間,對面一個人被黑色物體包圍著。“摧毀它艾登”朱迪命令道。把黑色物體打散後裡面的人正是諾拉。

“我的小女孩。”諾拉說,朱迪上前想要抱住諾拉卻撲了個空。“我當時很害怕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好想你朱迪,我真的好想你”諾拉說。

“發生什麼事了?他們對你做了什麼?”朱迪問

“他們用藥把我困在這地獄裡,我什麼都做不了,沒辦法。我只能等結束”

“我要幫你離開這兒,我來幫你”

“太晚了,朱迪,已經太晚了。我愛你,我愛你勝過這世界上的一切。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說完諾拉又被黑色的物體包圍住。

“媽媽”朱迪喊著,然後回到原來的世界。

朱迪拿下媽媽脖子上的項鍊,然後用艾登結束了諾拉的生命,走出了房門。

門外看見很多人拿槍指著朱迪,“抱歉,朱迪”科爾雙手抱頭對朱迪說。然後一個人用槍托把朱迪打暈。

朱迪從沙發上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豪華的辦公室裡,出去看到窗戶外有個很大的光圈。“有史以來最強的聚魂器”奈森走過來說道,“非常令人滿意吧。”

“奈森”朱迪看見奈森高興的過去給了一個擁抱。

“朱迪,能見到你太好了。”奈森說,“我真的擔心你遇到不測。你變瘦了,看起來很累。不過至少你還活著,走我們去辦公室吧。”

“坐下吧,感覺還好嗎?”奈森和朱迪走進辦公室說。

“我感覺好一點,頭上那一擊還真不輕啊”朱迪說。

“抱歉,我告訴他們不要傷害你的,但是他們不想讓你有機會找艾登幫忙。”

“科爾呢?”

“回家去了,他沒事。我知道他想幫你的忙,別擔心昨天的事對他不會有任何影響”

“你們對我的母親諾拉做了什麼?”

“諾拉,很不安定。他們擔心她會傷害自己和孩子”

“我媽不會傷害我”

“他們不能冒這個險,而我那時只是個DPA研究員,我是很久以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要騙我奈森,為什麼要那對夫妻假裝是我的父母”

“DPA認為你需要一個安定的成長環境、有個家、有恩愛的父母、一個普通的人生。這樣我們才能在正常的情況下研究你。”

“研究我嗎?要研究我?我算什麼,奈森?研究室的白老鼠嗎?我當時不過是個小女孩罷了,我是個小女孩”朱迪情緒有點激動的說。

“你是連接,你是我們的世界和另一個世界的連接,你是我們的夢想”

“那麼接下來呢?把我交給CIA吧,你的計劃就是這樣的,奈森?”

“他們來這裡是因為有很多事要你幫忙,他們會非常感謝你的協助”

“你想要我幫助那些想要殺死我的傢伙們?這就是你想要的嗎,奈森?”

“聽我說,朱迪”

“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話?你替他們工作,你騙了我關於我媽和我父母的事。是為了錢?權利?還是名聲?”朱迪顯然不想听奈森的了。

“別這樣,朱迪。你知道這不是事實。”

“我越來越不懂了”

“我們知道有另一個國家發現了異世界,他們可以控制它,操縱它。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要是靈體侵入我們的世界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吧,朱迪。”

“這不管我的事吧”

“你是最了解異世界的人”

“還是CIA的工作?跟我無關”

“他們想要和你達成協議,你來幫他們,他們就會給你恢復自由。你知道要是通道被打開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吧,朱迪。那將會是世界末日,你有能力阻止它的發生”

“據我們所知,卡薩斯坦已經發現了異世界的存在”一名白髮的長官在會議廳裡說著,“他們發現了裂痕,並在秘密基地進行實驗。地點就在菲爾漢江”

“我們不知道他們實驗的進度,但是我們發現異世界有很大的變化”奈森說,“也就是說他們也找到了和異世界交流的辦法。”

“就是去破壞聚魂器,找到所有先進的設備”長官走到朱迪面前說。

“就算我們成功破壞聚魂器,裂痕還是會存在的”奈森補充道。

“建造聚魂器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時間,如此一來我們就能爭取到了時間了解異世界並確保其他國家沒用它們來對付我們”長官說。

“我猜那裡會守備森嚴吧?”朱迪問道

“預計會有很強大的軍隊對你做出反抗,你的團隊……”長官還沒說完。

“團隊?”朱迪打斷道。

“馬拉,帶他們進來”奈森按了按鈕對話筒說。

“好久不見,朱迪”一群人走進來說,朱迪一看原來是之前CIA的戰友,雷恩也在其中。

“克雷頓的團隊會協助你,他們是一支行動迅速的突擊小隊,不會被發現。任務兩天后開始,祝你好運。”長官說。

“小心點,朱迪”奈森拉著準備要走的朱迪說,“沒人知道那邊會有什麼。”

“別擔心,我還不想加入異世界”朱迪說。

“好,我不想失去你”奈森站起來說。

“好久不見”這時候雷恩過來對朱迪說。

“為了任務,我會試著忘記你有多混蛋”朱迪冷冷的答道。

“朱迪……”

“你知道嗎,不用白費力氣了”朱迪立馬打斷雷恩,然後離開。

在一個拷問間,對面上身赤裸的雷恩被半吊著身上都是傷痕。面前一個年輕的長官說:“我受夠了,如果你拒絕合作我只能殺了你們。當然無論如何我都會殺了你們,能下手快到你們不覺得痛,相反的也能慢慢地、慢慢地折磨你們到死。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們到底是誰?”(臥槽,這明顯就是中國人,還說什麼卡薩斯坦,這麼黑我們)

“艾登,艾登你在哪兒?”朱迪心裡默默的說……

白天大雪茫茫,幾個穿著厚實的人說著“我們就在目標的正上方”

“暴風雨越來越大了,我們該怎麼辦?”

“朱迪讓艾登幫我們找個地方落腳”

“聽到了嗎?艾登”

不一會兒艾登就找到了一個空屋子,四個人進了屋子把外衣脫掉,他們正是雷恩團隊和朱迪。

“可惡,凍死了”

“我們在這里幹嘛?這兒不過是個漁村罷了”

“我們被他們騙了,一定是這樣”幾名隊員抱怨道。

“我們得在凍死之前離開這兒,連續三天在雪地裡受寒挨餓,卻什麼都沒有。”

“可惡,讓我們知道是誰讓我們來這兒的話”隊員們繼續抱怨。

“我受夠了你們的抱怨,如果你們要說的只有這些的話,那就閉上你們的狗嘴”雷恩喝止道。

“我快凍僵了,可以生個火再慢慢吵嗎?”朱迪說道。

“她說得對,在這里扎營熬過這場暴風雪”雷恩說,“我會和總部聯絡取得提示。”

朱迪用艾登生火後說:“我去外面上個廁所。”

“別走太遠”一個隊員說道。

“零下40度我才不想要觀光”朱迪說。

朱迪在外面上廁所,突然發現幾輛軍用裝甲車開過。然後急忙回屋報告:“他們在這兒,我看到了”

“在哪裡?”雷恩問。

“大街上,有裝甲車隊從我邊上開過。”

“他們看到你了?”

“沒有,他們沒看到我”

“走吧”雷恩命令道。

四個人一路往前走看到一個秘密的基地,用艾登侵入基地干掉裡面的人,然後四個人走進去。朱迪發現一艘潛艇說:“我在CIA模擬器中駕駛過這種潛艇。也許能派上用場。”

“對了,就用他們的潛艇,我們好好計劃,不要白白送死”雷恩說道。

這時朱迪脫了外衣,“你在幹什麼?”雷恩問道。

“我在想辦法解決問題”朱迪換上他們的衣服說。

“好主意不過瞞不了多久的”雷恩說

“對,可能行不通,不過那條該死的裂縫不會自己關上吧”朱迪說,這時她已經換好衣服了。

“好吧,從遠處看行得通,但之後怎麼辦?”雷恩說。

“我們搭潛艇去基地,之後再想辦法”朱迪說。

“我跟她去”雷恩說

“那我們呢?”隊員們問道。

“潛艇只有兩個位子,你們留在這兒幫我們聯絡,我們回來時需要趕快離開這裡。”雷恩說。

“什麼?”

“這是命令!”說著雷恩也換上了他們的衣服。然後讓隊友給了他一些炸彈。

然後朱迪和雷恩開著潛艇來到了基地……

“我很欽佩,很少人能撐這麼久,說不定讓你同伴受苦能讓你更難受。”年輕的長官對朱迪說,然後拿著刀靠近被吊著的雷恩。“我的問題很簡單,你叫什麼名字?隸屬什麼單位?你們是怎麼知道這個基地的?當然你也得告訴我越過抑制力場後會有什麼?”

“什麼都別說,聽到了嗎”雷恩吼道。

“我會一直重複這些問題到你說為止”說著長官在雷恩手臂上劃了一刀。

“我的名字是霍姆斯,朱迪.霍姆斯,探員894732,隸屬CIA”朱迪開始交代。

“不,朱迪,不”雷恩叫到。

“所以CIA知道我們的實驗?”長官問道,“關在我們抑制力裡面的靈魂又是什麼?”

“它和我一直連在一起,從我出生那天開始”

“很有趣,美國人也發現了這個現象?我必須向上頭匯報。我會快就會回來繼續跟你聊天。”說完長官把刀遞給邊上的士兵然後走了。

“抱歉,雷恩”朱迪說……

潛艇到達基地發現裡面都是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雷恩問道。

“找到聚魂器,破壞它然後離開”朱迪說。

“你打算怎麼做?”

“不知道,會有辦法的”

然後朱迪和雷恩走出潛艇,用艾登控制住那名年輕的長官然後跟著他走,直到進入一間房間,艾登被隔離開了。

“朱迪發生什麼事了?”雷恩說道。

“是艾登”朱迪說。這時長官也清醒了。然後衛兵們趕來把朱迪和雷恩抓走。

用艾登控制住操控室裡的一個人,出門拿槍後乾掉操控室裡的其餘兩名人員,打開抑制力開關然後自盡。找到朱迪幫她療傷後把門打開,然後找到雷恩幫他治療。

“你沒事吧?”朱迪說,“走的動嗎?”

“我沒事”雷恩說。

“去潛艇那邊等我,如果十五分鐘我還沒回來你就走吧。”朱迪說。

“你瘋了嗎?朱迪我們成功了,基地被破壞了,我們得趕快離開這兒”

“裂縫很大,要是不關起來靈體就全跑出來了”

“不行朱迪,太危險了,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裡”

“這是唯一的方法,你是知道的”朱迪說完,雷恩無奈的走了。

朱迪到武器間用艾登幹掉一名敵人後拿到炸彈,然後在聚魂器前穿上潛水服潛水去聚魂器邊上他們的聚魂器在水中,有三個支架撐住,把三個炸彈分別放到三個支架上然後離開。離開時靈體會攻擊朱迪QTE迴避後上來,這時年輕的長官會出現然後和他經行搏鬥。最後長官會被靈體幹掉,朱迪一路用QTE逃出基地。在外面等了一會兒,雷恩開潛艇過來了。

“你知道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對吧。”雷恩說。然後兩人開潛艇離開基地。這時基地爆炸的氣流沖擊到了潛艇。

“衝擊波損壞了推進器”朱迪說。

“船身破了,我們要沉下去了”雷恩說,

“我們離水面不遠說不定可以游上去。”朱迪說

“聽上去是個好計劃。”

然後他們打開潛艇遊了上去。(這不是常人能辦到的。)

兩人到了岸上,“該死,我。該死我恨死冷天氣了”朱迪說。

“你還在生我的氣?”雷恩問。

“不,我冷到沒法生氣了。”

“我從來沒有機會告訴你,我愛你朱迪”

“要不是在這種情況下,我應該會很感動吧”朱迪說。

“但我想要告訴你,萬一我們死在這兒的話……你說是嗎,那你呢?你愛我嗎?”雷恩說。

“恩,我愛你,雷恩”朱迪說。

“太好了”雷恩說。

“吻我”朱迪說,然後兩人在冰天雪地裡接吻了。

“我會在另一邊等你”朱迪說。

眼看他們就要凍死了,裝甲車過來了,雷恩小隊的另兩名隊員及時趕到救了他們。

 第二十章:榮繞於心(幼年)

“晚安,小公主”科爾對著床上的朱迪說。

“奈森還好嗎?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他?”朱迪問。

“我不知道,小甜心。他已經三天沒離開工作室了,他愛老婆和女兒勝過世界上的一切。不過我們明天再試一次,好嗎?”然後科爾親了一下朱迪的額頭,“你該睡覺了”說完科爾走了。

朱迪在床上翻來覆去,突然一個滿臉血的女子出現在朱迪面前,跟著女子一路走到奈森辦公室,看到淚流滿面的奈森。

“朱迪?你在這里幹什麼,趕快回去睡覺。時間很晚了”奈森說。

朱迪握住奈森的手,突然朱迪身體一抖,聲音變了:“爹地,”

“什麼,你說什麼?”奈森驚訝道。

“意外發生的太突然,媽咪什麼都做不了,但是不痛,一點都不痛”

“住手朱迪,住手,你聽到了嗎現在就住手”奈森說。

“我們在這兒奈森,我們就在你邊上”朱迪的聲音又變了。

“海倫?羅拉”奈森說。

“我們愛你,親愛的。我們會永遠愛你”說完朱迪恢復了正常。

“再讓我聽聽,朱迪叫她們回來,再叫她們回來”奈森激動地說。

“我沒辦法,她們走了”朱迪說。

“拜託,別離開我,別離開我”奈森哭著說,“我真的很想念她們”

朱迪離開了辦公室,而奈森依舊趴在桌上哭泣。

第二十一章:黑太陽(成年)

“卡薩斯坦(中國)的聚魂器被破壞了,裂縫也進不去了,現在只有我們國家能夠進入異世界,這樣一來就能展開新的戰略,以及拓展軍事領域。我們將會展開新的專案以拓展新能源,並發展在軍事上的應用。我們已經找出將靈魂聯繫到人類士兵的方法,而且這還只是個開始。這比探索宇宙和開展核戰力都重要。我們發現了一個新世界,一個我們要去征服的世界,這是我們國家進入新時代的開始……”白髮的軍官在會議上滔滔不絕地講著,朱迪沒耐心聽下去於是離開了會議。

走到大廳朱迪看到雷恩坐在那兒。

“聽膩了五角大樓裡的那群長官了嗎?”雷恩問道。

“他們忙著征服世界呢,我順了他們的意”

“對,該做的我們都做了”

“我不應該接下著任務的”朱迪有點後悔地說,“我只想恢復自由身,這實在太傻了”

“你現在怎麼辦?”雷恩問

“離開,去很遠的地方,去過普通的生活,那你呢”朱迪問道

“CIA全幫我安排好了,榮華富貴、豪華轎車、高爾夫球聚會……我還沒有回應他們,不過值得考慮一下。聽著朱迪,我,我知道我們的關係很複雜,而且我也做錯過事,不過或許我們可以重新來一次,試著做一些有建設性的事。我們一起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我們在一起可以過的很好”雷恩建議道。

“那艾登怎麼辦?”

“我很快會習慣他的,他應該也很快能習慣我,我們有共同點就是我們都很在乎你。”

“值得試試”朱迪笑著答應了,然後親吻了起來。

“為了你的幸福,我什麼都願意​​”雷恩承諾道,“忘記所有的一切吧”

“啊,你在這兒,奈森想要見你,我帶你去他的辦公室吧”科爾走過來說,“晚點見,雷恩。對了,我辦公室有瓶純正的威士忌想要找人一起品嚐呢,晚點要一起嗎?”

“我從來不會錯過純正的威士忌”雷恩高興的答應了。

“太好了,晚點見,走吧朱迪,奈森在等你。”然後朱迪跟著科爾走進電梯。

“雷恩是個好人,我想他真的很愛你”科爾在電梯裡對朱迪說。

“我知道,我會盡我所能維持我們的感情”

“我們到了,結束後叫我一聲,我來接你”科爾說。

“OK”

科爾正準備走,又回過頭補充一句:“不管奈森說什麼,都要小心點”

朱迪有些不明白,然後敲了敲奈森辦公室的門。

“進來”門內的奈森說道。

進門後奈森過來抱住朱迪說:“朱迪,很高興見到你沒事”

“奈森,我已經完成了我要做的,接下來輪到CIA”朱迪顯得很冷漠

“至於CIA嘛,你已經被除名了”奈森從桌子上拿起一封信給朱迪。

朱迪打開來看是一個新的身份證。

“現在你是伊麗莎白.諾斯,新身份、新人生,50萬美金這是你的報酬,用這個去過你的新人生吧。”奈森說道。

“我要開始新人生,不要任何讓我想到過去的東西”朱迪說完把信還給了奈森。

“再走之前我有最後一件事要拜託你,15年前那場意外奪走我妻子和女兒的時候我也想過要尋死。我哭了好久,用頭去撞牆,想要知道為什麼,為什麼是她們。再也抱不到她們了,那就像是一輩子不能癒合的傷口,直到遇見你我才知道就算死了她們還留在我身邊,只是看不到罷了”說完奈森按了一下按鈕打開暗門。

“政府全力支持我的異世界研究,他們對軍事用途有興趣,而我只是想再次見到我的家人,花了數年的功夫我終於做出了這個”奈森邊說邊操作一台儀器,最後兩個女性靈體出現在他們面前,這就是奈森的妻女。

“親愛的,海倫、羅拉,我真的好想你們”奈森走到靈體前說,然後回頭對朱迪說:“我每天過來見她們,我們很快就能在一起了,我在做一個改良版的聚魂器,它能和異世界的靈魂溝通,可以和死者對話,朱迪。你想的到嗎?”奈森看來有點激動。

“你要我做什麼,奈森?”朱迪問。

“我要你幫我跟她們溝通,我想听到她們的聲音,我想讓她們知道我在做什麼。在我的研究完成前只有你能做到這個”

“把手給我”朱迪無奈地說道,然後身體一抖。

“海倫,親愛的,我好想你”奈森高興地說,看來他已經知道自己的妻女附在朱迪身上了。

“讓我們走奈森,你在傷害我們,讓我們走,讓我們安息”

“你,你說謊,海倫不會這樣說,是你說的”奈森不願相信

“你把她們留在這兒,她們在兩個世界之間掙扎受苦”朱迪清醒了。

“不是真的,你撒謊。我知道她們都想要和我再次生活,我知道她們都想要和我在一起。”

“她們很痛苦,奈森。要是愛她們就該讓她們走,人死不能複生”

“死?死了又如何?聽到沒,那又怎樣”

“再見了,奈森。請保重”朱迪不想再爭論了。

奈森在屋內很痛苦,突然他想到了什麼。

朱迪按了一下電梯,電梯門打開後發現裡面兩個人用槍指著她,突然後面一個人用槍托把朱迪打暈了。(又來這招?)

“你好啊,朱迪,好久不見。”年邁的長官對這朱迪說,“你讓我們非常為難你知道嗎?我們不能讓你走,也不能殺了你。我不知道你會在另一個世界裡做什麼,所以只有一個合適的解決辦法,注射藥物到你的身體裡讓你永遠陷入昏迷狀態,就和你母親一樣,即簡單又高尚地為我們合作關係畫上休止符。再見了朱迪,我們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協助” 說完邊離開了。

朱迪發現自己被綁著,這時奈森過來了,他對朱迪說:“朱迪是你讓我覺醒的,注意到明明就在眼前卻又看不見的東西。”

“幫幫我奈森”朱迪對奈森說。

“我將現實人們最古老的夢想,再也不會有死亡,再也不會有人被分離”奈森無視朱迪的請求

“你到底在說什麼?”朱迪說。

“我要關掉抑制力,這樣異世界就能擴散到我們的次元來,生和死都在一個世界裡。不是的,在另一個世界裡,不只是靈魂,是死亡,我已經打敗了死亡,朱迪。不會有問題的,相信我。不會有任何問題”奈森瘋狂地說道,然後離開房間。

艾登試圖要救朱迪,不過力量不夠。找到科爾和雷恩,他們正在閒聊。用房內的各種物品吸引他們注意力,終於他們發現了:“是你嗎艾登,朱迪呢?帶我們去找她,帶我們去。”雷恩說。然後一路留下線索把他們帶到四樓。

“你好有什麼事嗎?”四樓的門衛說道。

“我是科爾有等級三的許可證,他是和我來的”科爾對門衛說。

“抱歉,弗雷曼先生,你沒有進入這裡的權限”門衛查了查電腦說。

“不能通融一下嗎?我只是想帶他……”

“抱歉,這裡是等級四的機密區域,你沒有資格進去”門衛打斷科爾的話說。

說完科爾和雷恩往回走,讓艾登打一下電話然後篡改電腦資料,再打一下路燈給科爾和雷恩提示。

“我想你搞錯了,可以在確認一次嗎?科爾.弗雷曼和雷恩.克雷頓”科爾走過來說。

門衛再次查了一下電腦,然後說:“抱歉你們在名單裡,抱歉,請通過。”

然後再次跟著艾登來到朱迪的房間。

“幫我解開,奈森想要關閉抑制力”朱迪虛弱地說。

“為什麼要這樣”科爾問

“他瘋了,他以為能把家人找回來,我們得阻止他”朱迪說。

突然一陣騷動,“抑制力場……”朱迪說

“可惡,他真的這麼做了”科爾說。

廣播里傳來聲音:“這不是演習,請馬上離開大樓,請馬上離開大樓”

“要幫忙嗎?”雷恩關心地問道。

“不用,不用,我沒事。”朱迪說。

然後三人離開房間,外面已經一片混亂,人們四處逃竄,靈魂也肆無忌憚的飛來飛去。

到電梯里科爾說:“快點,說不定還能再次啟動抑制力,如果還來得及”

“可惡抑制力關了”“它們殺了他”“它們會殺光我們”“保護層沒用”逃竄的人紛紛叫到。

這時年邁的長官跑過來對朱迪說:“朱迪只有你能阻止他了,道金斯瘋了,他​​關閉了抑制力場,你得想辦法解決這些怪物才行”

“我應該殺了你,麥格拉斯,但是異世界不需要像你這樣的狗雜種,讓開”朱迪說道。

“克雷頓,立刻帶我出去,克雷頓。克雷頓探員這時命令”麥格拉斯對雷恩命令道。

雷恩狠狠地往麥格拉斯臉上揮了一拳,說:“這是我的辭呈。”

“你們都會死的,你們都會死在這裡。”被打倒的麥格拉斯說。

“完全行不通,無法停止聚魂器也無法重新啟動抑制力”科爾操作著電腦說,“我們無計可施,趁還來得及快逃吧。等等,其實還有個辦法,快點我們沒時間了”說著科爾把朱迪和雷恩帶到一個房間。

“你在做什麼?”朱迪看科爾在身上綁了一個腰帶。

“這是隨身型的抑制力場,在去聚魂器手動操作自爆裝置前能保護你”科爾說,“也許這是我們關閉異世界的最後方法了”說完科爾啟動了隨身抑制力場,身上立馬形成了一個透明的保護層。“雖然未必能行,但是只能一搏了”科爾堅定地說道。

“科爾別說傻話了,我們逃出這裡其他的事情由其他人處理吧”雷恩勸道。

“科爾說的沒錯,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說著朱迪也帶上了抑制力場。

“朱迪,不”雷恩說,雷恩無奈最後也帶上了抑制力場,“我一直希望死也要死的有價值”

三人帶上抑制力場走進電梯。“黑太陽在圓廳中央,沒人去過那兒,所以不知道有什麼”科爾說。

“啟動自爆裝置後我們有多少時間?”雷恩問。

“系統的設計是能遠端經行操作開啟,幾乎完全就是即時引爆,我們也無法倖免。”科爾說。

電梯停下來,有個通道​​,通道內充滿了黑靈魂,三人在抑制力的保護下往前衝,在門口科爾被黑靈魂擊倒了,這時朱迪過去扶他,把他帶進門內(如果不扶結局會有改變)

“可惡,可惡,可惡,抱歉了小公主,你們走吧,別管我”科爾在地上虛弱的說。

“不行,我們不能丟下你”朱迪說。

“找出黑太陽,朱迪。現在只有你能辦到了”科爾說。

“他說的沒錯,走吧朱迪”雷恩說。

打開中央圓廳的門,強大的力量往後面推,裡面很多靈魂在遊走,“不是你的錯”“我好想念你”“我有好多話要說”靈魂們的聲音在耳邊纏繞。朱迪和雷恩頂著颶風不停往前走。

突然一個靈魂站在朱迪面前說:“我想告訴他我有多愛他,不過做不到了”然後那個靈魂消失了,回頭一看雷恩不見了。朱迪繼續往前,看見奈森。

“我找不到她們,即時我呼喊她們也不來”奈森說。

“或許她們已經認不出你了,憤怒已經改變了你”

“我好想她們,我真的好想她們”奈森舉起槍對著朱迪說。

“讓我過去,奈森。我必須破壞聚魂器,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辦法了。”朱迪慢慢離開了。

這時奈森用槍自盡了,變成靈魂的奈森看見他的妻女跑過來抱住他。“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海倫說。

奈森回頭看著朱迪說:“現在只有你能辦到了,去做吧,為了我而做。”然後三個靈魂都消失了。

“朱迪原來你在這兒”雷恩跑過來說,看到奈森的屍體問:“發生了什麼?”

“他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了。我們走吧”朱迪回答。

越靠近中心黑靈魂越多越兇猛,在幾個黑靈魂的攻擊下朱迪的抑制力場壞了。“我的抑制力失效了”朱迪說。

“你說什麼?真的嗎?看一下操作盤”雷恩說。

“真的失效了”

“不行了,得想點其他辦法,可惡,你拿去”雷恩說完把自己的抑制力脫下來給朱迪。

“你在做什麼?”朱迪問。

“只有你能破壞黑太陽,就這樣”雷恩說。

“不,那些怪物會殺了你”朱迪說。

“拿上這該死的腰帶去破壞那該死的聚魂器”雷恩說。

朱迪帶上雷恩給的抑制力,然後雷恩給了朱迪深深的一吻,“快,趁我改變主意前。”雷恩說。

朱迪不斷往前看到了母親、薩利姆、麥特、菲利普等以前很多人的身影。越往前朱迪的年紀變得越小,最後按下按鈕。看到了產房的畫面。

“放開我,讓我見他們,我的女兒啊,我的兒子啊”諾拉在產房裡叫到。

“發生什麼了?”房內的醫生問道。

“雙胞胎,哥哥被臍帶纏住了,我們無能為力”另一個醫生說。

“我的兒子啊,我的兒子”諾拉哭道。

艾登,我的雙胞胎哥哥胎死腹中……

朱迪在一個明亮的草地上,看到一個人的身影。“你?我們一直在一起,我們的靈魂連在一起,我愛你,也恨你。不過你是我的一部分”突然天色變暗,雜草枯萎,那個人在朱迪眼前消失了。這時在朱迪邊上出現兩面牆,一面是光亮的靈魂世界,一面是黑暗的現實世界。(這裡選擇會影響到結局,筆者選擇的是現實世界。)

朱迪按下開關,然後拼命往回跑,最後跑到雷恩邊上倒下。

一聲巨響後,天亮了起來“我們還活著?”雷恩說。

“艾登?”朱迪說。

“辦到了,我們成功了”雷恩高興地說。

“艾登!”朱迪哭著跪在地上,雷恩過去摟住朱迪……

尾聲

小河邊一個小木屋裡,朱迪躺在床上。自從黑太陽毀滅後,我的記憶也逐漸開始瓦解,我在另一個世界待得太久,現在我的心慢慢被侵蝕,連殘存的部分也漸漸消去,我的記憶一團混亂,慢慢地自我摧毀,就像起床時逐漸退去的夢境,我漸漸喪失了時間的感覺,再也不知道之前或之後發生了什麼,所有的事都在腦子裡同步放映,就像不斷反复的看同一部電影一樣,毫無次序,混亂的影像。連續好幾個星期我不眠不休拼命地寫,試著要把我的人生寫下來,要是我忘記了這一切,這些紙會成為我的記憶。事件發生後三個月,還在持續調查,到底是什麼奪走了五角大樓283條人命,**當局表示有關部門正在全力調查這件慘劇。CIA目前暫時放我自由,我想是忙著造新的聚魂器無暇估計我吧,在知道了另一個世界存在著什麼,我肯定他們是永遠不會放棄實驗的,老實說,都無所謂了。我必須重新開始我的新人生,沒有艾登的人生。我所能記起的是我一直想要沒有他的生活,獲得釋放,沒有他總是跟在我身邊。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然而,我卻從來沒有這麼不快樂過,好像是我身上的某個部分被截去,我整天都在哭泣,我知道這很蠢,可惡,我好想他。

科爾走到自家油箱內拿出幾封信,突然看到一封信裡畫著一個小公主,科爾望瞭望身邊,然後笑了。(如果之前不救科爾,朱迪會拿著著畫放到科爾的墓碑前)

結局1:一個人
經歷了這麼多事後我怎能再次回到正常的生活,誰會想過那該死平淡無奇的生活?有個男朋友,工作,每天數著日子期待下個假期的生活?雖然我一直嚮往,但是這終究不是我的生活,所以我決定啟程。在雨夜裡朱迪叫不到一輛車,自己慢慢走到城鎮。

我看過了許多那個世界的裂痕,上百個遍布全國的裂痕,發生奇怪現象的房子、沒有人會想再住一次的旅館,我們的周圍都是靈魂,他們住在我們的房子裡、睡在我們的床上、無論每分每秒都在我們身邊、潛伏在暗處。

朱迪走過很多奇怪的地方,到處都是靈魂。最後在一家客棧裡看電視,突然燈光閃爍,電視機沒了信號,然後屏幕裡出現了“還在這裡”的字樣。朱迪看著電視機笑了。

結局2:佐佐

他們在孤單的時候接納了我,那時我只有想死的念頭,他們不了解我但是還是分享給我那一點點的食物,也從未批判過我,我的內心知道這就是我的歸宿。和他們在一起。

朱迪敲了一扇門,門打開裡面是史坦,“天啊,朱迪,我的老天”史坦高興地說,“吉米、沃爾特你們看看誰來了” 史坦偶爾接一些奇怪的工作

“朱迪,我的天”吉米說道。吉米回到了學校不再吸毒了。

然後是沃爾特:“天啊,朱迪”沃爾特幫忙照顧佐佐。

最後是圖斯丹:“這簡直是奇蹟。”圖斯丹在酒吧工作,雖然收入不多但這就是生活。我從來沒有向他們談過我的過去,他們也從來不問。他們愛的是我這個人。我不過是個能和靈魂溝通的女子。

“快來啊,有個人讓你見一下”史坦說道。

到房內看見佐佐,佐佐感覺認識我很久一樣,那雙大眼睛,讓我想起小時候的我。打從見到她的那一刻我就覺得她與眾不同。雖然我們還沒討論過這件事,不過我們知道我們有共同點。

結局3:傑
沙漠里杰在洗馬,考利也在幹活。朱迪起著摩托車回來了,傑看到立馬過去擁吻。晚上杰和朱迪躺在一張床上,傑已經熟睡了,朱迪起床看著鏡子默默流淚,忽然鏡子裡出現“還在這裡”的字樣,朱迪拭去淚水望瞭望周圍。

結局4:雷恩

花了這麼多時間我才發現我是多麼的愛雷恩,好長時間我獨自悲傷,忘記瞭如何去愛一個人。朱迪坐在雷恩家門口,雷恩開著豪車回來看見朱迪立馬過去擁吻朱迪。

我們遠走高飛,我必須學會如何再次去愛人,如何去信任,真誠的面對彼此不再逃避,總之我必須學會如何去生活,雷恩也再沒和我提起過那件事,就像從未發生過一樣,就像另一個世界不存在一樣,就像一切再也不會擾亂我們的生活一樣。

雷恩開著自己的私家遊艇把朱迪帶到一個沙灘上,兩人甜蜜過後雷恩開始弄吃的,朱迪在邊上看海景,突然一個椰子滾了過來撞到了朱迪,一陣風吹過,沙灘上留下了字跡“還在這裡”朱迪笑著望著大海。

後續:

每到晚上它們就會出現,它們非常可怕。我告訴自己這些只是夢魘,​​雖然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能拯救世界的只有一個小女孩,我必須為她做好準備,我知道時​​間所剩無幾。一旦潘多拉的盒子被打開就再也關不上了。這不是夢魘,這是之後將要發生的……(選擇其他三個結局朱迪會獨自一個人,選擇佐佐結局朱迪邊上會站著長大後的佐佐。其他的基本一樣。)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公關災難!微軟對GDC 2016 ShowGirl衣著暴露致歉

在近日的GDC 2016(遊戲開發者大會)上,微軟舉辦了一場招待到場開發者的Party,一般來說這在展會結束之後的晚上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結果卻恰好相反。 為了活躍氣氛,他們找來了不少舞者(性感女朗)助興。而就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