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Naughty Dog解構更多《The Last of Us》的來龍去脤

the-last-of-us
這年頭,要保守一個秘密,除非業界像Julian Assange(維基解密的創始人)那樣可靠。去問問Konami吧,之前在VGA上作為壓軸登場的《MG:Rising》,新視頻和新製作團隊居然幾個小時前就被曝光到網上。

但也有例外,從籌劃到現在已經開發兩年的,由來自Naughty Dog工作室的80人主力團隊負責的《The Last of Us》,居然沒人知道它的存在,直到到正式公開前,他們向外界的主動“爆料”後。

事實上,就在兩個月前, Naughty Dog的創意總監Neil Druckmann下飛機時把自己的iPad遺失在了飛機上。iPad裡面就存放著《The Last of Us》的相關視頻。雖然後來緊急地聯繫了航空公司,但Neil的iPad已經不翼而飛了。 Naughty Dog當時一度很緊張,但後來總是鬆了口氣,因為什麼也沒發生。

《Uncharted 2》完工後,Druckmann和Bruce Straley就開始著手製作《The Last of Us》。公司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只到有一天,Druckmann的一個朋友注意到Druckmann沒有出現在《Uncharted 3》的製作名單中。但Druckmann又一次成功地化解了對方的懷疑。

在今年VGA開幕的前一個星期,Naughty Dog的Evan Wells給公司每一個人都發了E-mail,警告他們不要在Twitter或Facebook上隨便留言,“別當那個(洩露)人”。

“我們對保密工作的態度是非常嚴肅的,嚴格限制消息的傳播對象,哪怕對方是SONY內部的人。我們從沒想過在《Uncharted 3》中加入相關內容。”實際上,SONY本來原計劃在今年E3上公佈相關內容的。

現在,《The Last of Us》終於公開了,從trailer裡,你得到了什麼信息呢?

首先,“《The Last of Us》不是殭屍類游戲”,Straley和Druckmann解釋說,“如果關於怪物的,那我們一開始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做。故事不是講怪物的,這次我們想不遵守主流的習慣。”

Naughty Dog希望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在視頻中的兩位主角上,“他們認識有多久了?那些沒被感染的人都怎麼樣了?”

遊戲場景會橫貫美國的數個城市,應該也要涉及到殺戮和收集物品。兩個主角都能操作麼?有合作模式麼?Naughty Dog現在什麼都沒說。

遊戲的主要三要素依然還是“Story”,“Gameplay”和“Art”。說到“故事”,自然在《The Last of Us》中少不了引發衝突焦點的“選擇”。“選擇”在遊戲中會如何展開故事我們還不清楚,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別指望它會像《Heavy Rain》那樣有眾多的分支。

“(我們想讓玩家)在乎的,是當可怕的事情發生時你會有怎樣的感知。”這也解釋了Naughty Dog為何選擇了Gustavo Santaolalla來譜曲。“我們一直在嘗試在他的音樂中醞釀感情—-我們不會去渲染恐怖氣氛”。

等等,說到現在,你應該可以想像《Dead Island》預告片的公開給Naughty Dog帶來的衝擊波有多大。但結果我們也都知道了,《Dead Island》的預告片和實際遊戲基本上兩個東西。

“我們看到後就想,天啊,有人做在我們前頭去了。那個預告片確實很感人,大難來臨,一個完整的家庭支離破碎。”Druckmann說, “但成品和預告片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我們的預告片真實反映了遊戲的內容。”

預告片中,有大片的血污,有殘忍的匪徒,有爆頭,有匕首捅感染了真菌的人等等。《The Last of Us》是Naughty Dog第一次涉及到有嚴重暴力內容的作品,但作品本身又不著重與怪物,不刻意追求恐怖,那它到底有什麼呢?

“說起來有些老套,但故事涉及到’愛’。不是那種羅曼蒂克的愛,而是那種父女關係的那種愛。”這種熱情部分來源於《Uncharted 2 》中Nathan和Tenzin關係,但更多來自於18個月前Druckmann第一個孩子的出生。事實上,《The Last of Us》女主角的名字Ellie,實際上是Druckmann本打算給女兒取的名字。現在把它給了《The Last of Us》,也讓遊戲和Druckmann多增叫了一種私人的關係。

《The Last of Us》的上馬,也有形勢所迫的原因。在製作了Naughty Dog歷史上空前成功的《Uncharted 2》後,按照慣例,Druckmann和Straley應該把精力投入到續作 《Uncharted 3》 中。但員工們想嘗試不同的東西,所以Naughty Dog第一次在內部分成了兩個小組。

“這麼多年來,我們匯聚成了一個夢之隊—-這些人去其他任何一家工作室都可以馬上當頭。”Evan Wells說,“當你做出了《Uncharted》後,你也就成了被挖牆角的目標—-基本上公司裡每個人都被問過’想不想換個地方,要不要到我這來’。”

“如果不給這些員工提供更大發展空間,不讓他們擔當更大的責任,我擔心總有一天挖牆腳的電話會給我們當頭一棒。所以我們就接受大家的意願。”

至於PS官網上登出的《The Last of Us》是完全的單機遊戲,沒有在線內容,Druckmann和Straley表示,“我們不知道它是從哪里傳出來的。現在還處於待討論期間。”

《The Last of Us》ART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Rise of the Tomb Raider》PS4版或半價出售玩家才買

有關《Rise of the Tomb Raider》PS4版的消息不絕於耳,眾多PS4玩家對於工作室水晶動力都很是抱怨,但今天,他們正式確認了《Rise of the Tomb Raider》的發售日期— —年底,也就是聖誕節前後,這讓很多玩家很傷心...
Read More